首页 算命 正文

论八字女命贵格与贱格

论八字女命贵格与贱格

发源于象数易学,而产生的古之禄命之法,以宋代子平法接续发展以来,受到当时社会生态的影响与历史伦理观念的裹挟,重男轻女是当时的主流,体现在命理学中,那就是女命作为单的论述提出来,有别于男命,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存在。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的伦理观、人生观、婚姻观、价值观都在随时代而变化,体现在命理上对女命的论述,也体现出时代变迁的痕迹。

我们简单梳理一下自宋代以来,命理典籍及先贤的论述观点,来重新认识女命在禄命法中演变流程,从而对先贤有关女命的观点变迁有一个全貌性的认识。

《渊海子平》是宋代的作品,是子平法最为重要的典籍之一,作者徐大升。他是采用延续原始子平法的女命论述架构,以官杀为夫,以食伤为子的观点,同时杂以神煞,作为辅助推断女命的依据,并主张女命八法,提出十多个女命贵格,与女命贱格。

到了明代,命理学鼎盛非常,《三命通会》是当时的集成之作。作者万氏主张延续女命八法,并丰富了很多女命的批断技法,其主体仍旧以官杀为夫、食伤为子的定位。

明代的张楠,在神峰通考中,依然沿用官杀、食伤为夫、子的观点,并提出了命好不如运好,运更重要的论命观点。

此后清初的陈素庵、沈孝譫都是沿用这种夫、子定位,只是沈孝譫更注重格局之论命局的好坏,而不是简单的十神坐旺之类视角。

到了清代,出现了《滴天髓》,这本著作传说为明代刘伯温著。这时对女命的看法,有了明显的不同,已经不再拘泥官杀为夫、食伤为子的老调,创造性的提出了如:“官杀太旺,则以伤官为夫。官星太微,则以财星为夫。”这是一种新的观点,从以往单个十神的定位,推至总体命局的全局看法,这是以往未曾有的观点。

清代的任铁樵将《滴天髓》披露出来,并加入了自己的观点:以用神为夫,喜神为子,不拘泥官杀、食伤为夫、子的古论。这是以清代用神论为主流的历史背景下,将喜用神融入女命的一种新观点。

到了清末民国初期,男命平等的观念开始席卷神州大地,这时的对女命的论命观点,又有了新的变化。代表命理学家徐乐吾则主张,男女平等,无须单独列出女命章,男女同论即可。在定位上,不拘泥官杀为夫、食伤为子的古论,主张喜神、用神为夫、子。这与清代观点基本一致。但是,虽然如此理,但结合现实社会,女人那是时代出去打拼,即便是有所成就,也依然不是容易的事情,其中心酸恐怕只有本人知道,毕竟那只是民国初期,很多历史观念,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全改变的。因此,徐乐吾并不认为这种命是好命。但徐乐吾是开明人士,他观念上还是很认同男女平等的,老公不灵,女人完全可以自己去争取幸福生活,而不是单纯依附男人而选择忍受。

民国后期的命理界代表人物韦千里,其主要主张基本是徐乐吾时代观点的延续,此时的男女平等观念,已经逐步深入人心。

纵观历史先贤对女命的观点变化,我们可以看到,时代的变化,人们婚姻观念的变化,将命理的理,以符合时代的解释去处理,是与时偕行之举。

如果换到当代社会,要是仍旧沿用古代的某些观点,已经难以适应今日的社会生态。例如:“女命忌合多贵众。”这个观点在古代封建社会,是很容易解释与理解的。因为你一个女人,一大堆的异性贵人帮助你,你又与人家非常合的来,这种“贵”与“合”,不仅让人联想,人家为什么要帮助你呢?在封建社会时代,能有这种际遇与生活的人,想想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正常良家妇女,所以古人忌讳就源于此。

但是,在当代社会,男女不但平等而论,女人也不是封建社会“女子无才便是德。”也不是宅在家里只是相夫教子,而是更加独立、甚至有自己事业的时代。

在今日商业如此发达的社会,女人做好、做大事业,没有几个贵人怎么能做起来呢?就算是男人在外打拼,没有几个贵人也难以有所成就的。因此,同样的理,放到今天解释,就有所不同了。这不但是商业人际交往的高手,而且是商业中不可多得的人才,更是商业中的将帅之才。

时代已经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古代那种从一而终,随夫而贵的观念,早已经淡化很很多。今天的女性朋友,更期望自己的劳动创造美好生活,人生有更多的自主权,而不是依附于男人。这已经是这个时代的主流思想。

时代的脚步不断向前,人们的思想也在不断变化,命理的理依然是那个理,但解释上不能拘泥古论,而应与时偕行,方能重新匹配这个新时代的社会生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