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算命 正文

蜈蚣顶旋命理_额头上有旋的命理

晚清文人潘纶恩,于有生之年,将自己所见所闻记载于笔下,其中不乏蹊跷古怪之事,比如以下三则,便是以蜈蚣为主角的蹊跷事。

话说宿迁人赵兴,少年好武,膂力过人,成年之后,供职于副河院署。道光二十八年六月中旬,受上司委派,护送纸商贾子平前往南京。

一路之上,太平无事,再行七八十里便是南京城。不料天公不作美,明明风和日丽,陡然狂风骤起,继而乌云滚滚,霹雳震天,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把一行人浇了个里外透心凉。

前无村落,后无客店,正待众人苦于无处避雨之际,赵兴发现前面不远处似乎有座建筑,于是带着众人奔跑过去。离着近了,方知是一座废弃的破庙。

晚清文人潘纶恩笔下的三则诡异事,居然都与蜈蚣有关

庙门已经不见了去向,墙皮斑驳陆离,房舍残破不堪,唯有大殿较为完整。赵兴第一个冲进大殿,其余人等相继而入。结果却是:不进大殿已经够苦,进了大殿更加叫苦。

本来这里是三宝弟子供奉佛祖之所,应该香烟缥缈,而今却臭气熏天,到处都是粪便,雨水从房顶破洞中一泻而下,早已风干的粪便随着雨水四散漂浮,让人更是叫苦不迭。

有心出去,外面雷电交加,恐怕危及性命。众人只好忍住恶心,任由粪水横流。突然之间,一声霹雳巨响,震得大殿乱颤,众人无不惊骇。

就在众人惊魂未定之时,又听到头顶大梁有劈裂之声,众人忙举目观瞧。看清之后,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只见一条三尺多长的黑色大蜈蚣从裂缝处钻出,在大梁上爬行几圈之后,好似一只飞鸟,冲上房顶破洞处,旋即消失不见。

晚清文人潘纶恩笔下的三则诡异事,居然都与蜈蚣有关

面对此情此景,众人无不咋舌。不多时,风停雨歇,乌云散去,换来蓝天大日头。赵兴赶紧带着众人走出大殿,就近找了个水洼,用清水将衣服上的秽物洗干净之后,重新迈步赶路。

一边走路,一边说笑,众人对于在大殿之中所见到的情景各抒己见,纸商贾子平认为那条巨大的蜈蚣不是俗物,乃是个吸收了日月精华的灵物,只可惜让它跑掉了,若是能把它抓住,拿掉药店去卖,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赵兴笑贾子平贪财,只知赚钱不知要命,万一被那条蜈蚣咬上一口,不丢掉性命才怪。再说了,这种东西既然不是俗物,还是少碰为妙,免得到头来钱没赚到,反把性命丢掉。

众人有说有笑,又行了五里地,突然发现前面聚拢了一大群人,似乎有热闹可看。到了近前,赵兴挤进人群观看,不看则可,看罢之后,不由得大吃一惊。眼前之物竟然是那条从大殿之中逃走的蜈蚣,只不过已经变成了死物,百足伸展绷直,身体僵硬如铁,趴在一块石头上一动不动,大如鹅卵的头上有个小洞,呈现焦糊状。

纸商贾子平认定蜈蚣遭雷击而死,他拿出一些铜钱,让那些围观的人买茶吃,但他有个条件,那就是允许他将这条死蜈蚣带走。

晚清文人潘纶恩笔下的三则诡异事,居然都与蜈蚣有关

到了南京城,贾子平直接找到一家药材铺子,将死蜈蚣拿给掌柜观瞧。掌柜看后,咋舌不已,最终经由一番讨价还价,以一百两纹银的价码买下死蜈蚣。

贾子平不是小气之人,自己留下五十两,其余的五十两送给了赵兴等人。赵兴这时才知道贾子平有过人之处,居然可以用一条死蜈蚣换来一百两银子,叫人不得不佩服。

贾子平对于赵兴的夸奖不以为然,他叹息地说:“区区一百两算得了什么,倘若那条蜈蚣是活着的,少说要他二百两。这东西对于你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对于一些药材商人来说,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至于什么效用,那些药材商人最清楚,卖到大户人家,赚到的银子少说能翻一番。”

赵兴追问究竟有什么效用,贾子平执意不肯说。赵兴回到宿迁之后,将此事说给朋友听。潘纶恩从赵兴的朋友口中得知此事,于是记述下来,留给后世品评。

除此之外,另有两则记述,也与蜈蚣有关,比赵兴所见更为离奇。潘纶恩说,他有个好友名叫吴蕉甫,受上司派遣去往四川公干,陪同之人有两个童子,两个武夫,一行人骑驴前行,沿途风餐露宿,吃了不少苦头。有天行路之时,遇到风雨,于是在一处荒村古宅中借宿。

晚清文人潘纶恩笔下的三则诡异事,居然都与蜈蚣有关

古宅之中只有一个驼背老人看管,问他宅子的主人哪里去了?老人说主人带着家眷去了外地,这所宅院已经荒废了多年没人居住,他因为早些年受过主人的恩惠,因此自愿担负起替主人看管宅院的责任,只可惜他孤苦一人,又是老迈之躯,眼看着房屋破败,也没有能力修葺,说来真有些对不住主人。

吴蕉甫见老人孤苦无依,不免十分同情,拿了一些钱,让老人帮着买点酒肉,剩下的钱就当是借宿费了。老人知道客人诚心照顾他,千恩万谢之后,急匆匆去买酒肉,过了很久才买来一坛浊酒,两只活着的母鸡。老人很是不好意思,穷乡僻壤只能买到这些东西,委屈客人将就将就。

吴蕉甫将其中一只鸡送给老人,让老人自己宰杀之后炖着吃。另外一只交由童子宰杀后,借用一口破锅煮熟来佐酒。炖鸡需要火候,借着这个当口,童子与武夫斗“叶子戏”(一种古老的纸牌游戏,多用于赌博。),而吴蕉甫则捧着一卷书靠窗诵读。

锅中香气溢出,让人口中生津,本就咕咕叫的肚子越发叫得响。可就在这时,突然头上传出窸窣声响,吴蕉甫赶紧放下书卷举目观瞧,只见房梁上有一条巨大蜈蚣,百足乱舞,发出声响。

晚清文人潘纶恩笔下的三则诡异事,居然都与蜈蚣有关

吴蕉甫一声大叫,武夫拽出腰刀,赶紧护在吴蕉甫身边。两个童子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蜈蚣,吓得抱在一处,瑟瑟发抖。有个武夫想要借张梯子,攀上去将蜈蚣斩为两截。吴蕉甫赶紧制止住他,认为如此巨大的蜈蚣一定不是平常之物,要有敬畏之心,不可贸然得罪。

主人有话,当奴才的不敢不听。于是全都屏住呼吸,看那条蜈蚣究竟要怎样。就见蜈蚣从房梁上滑落下来,快速爬到煮着鸡肉的锅边,探首到锅中,不吃鸡肉,只是把汤汤水水吸了个干净之后,重新爬上房梁,旋即不见了踪影。

好半天,众人才从惊诧中解脱出来。尽管鸡肉还在,却没人敢吃。呼唤看守宅院的驼背老人过来,问他可曾见过有一条巨大蜈蚣出没?老人笑一笑说,这里常年没人居住,早就成了毒虫的安乐窝。何止是巨大蜈蚣,还有巨大壁虎,以及巨大的蛇类,这些毒物相互攻击,谁赢了谁就是霸主。他在这里这些年来,常常用这些毒物充饥,居然从来没有中过毒。

吴蕉甫听罢之后,浑身不舒服,立即带人离开,自从再不敢借宿于荒宅之中。究其原因,无非是常年没人居住的房屋之中缺少了人气,而缺少了人气的环境最适宜其它生物的居住,因此少在缺少人气的地方居住才是上上策。

晚清文人潘纶恩笔下的三则诡异事,居然都与蜈蚣有关

潘纶恩还说,有一次他到过金堂县云顶山,聘请一位当地的樵夫陪着他游山玩水。行至一个山坳之时,樵夫对他说,一个月前,曾在这里目睹到一件蹊跷事。

潘纶恩忙请樵夫说一说究竟看到了什么蹊跷事。樵夫说,那一天他进山打柴,突然闻到一股股腥臭气息,并且听到草木折断之声,赶紧爬上一块大石头观看,只见一条巨蛇与一条巨大蜈蚣在山坳中相搏。

巨蛇比蜈蚣巨大数倍,蜈蚣本应该不是巨蛇的对手,然而最终巨蛇却不是蜈蚣的对手,蜈蚣咬破巨蛇的蛇身,钻入巨蛇的体内,巨蛇挣扎翻滚,直至死亡,蜈蚣又从蛇身中钻进钻出几次之后,然后就离开了。间隔时间不长,那条蛇的尸体应该还在附近。

潘纶恩将信将疑,请樵夫带他去看一看死蛇,只有眼见为实,他才能相信樵夫所说。果不其然,在一处水边有一条巨蛇尸体,尽管已经腐败发臭,但仍旧可以看出蛇身上下有几个血洞,看来这些血洞就是蜈蚣出没之处。

晚清文人潘纶恩笔下的三则诡异事,居然都与蜈蚣有关

潘纶恩评论此事:毒物相搏,弱者居然取胜,看来天地万物,都是一物降一物,强者不见得不会败于弱者之手。

好了,陋文一篇,权且打住。至于潘纶恩所言孰真孰假,也只有他老人家自己知道。你我看客,权且把古人所写当成奇闻异事来看也就是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