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算命 正文

乾隆下扬州算命结局

1. 乾隆下扬州怎么样

李翰祥不愧为大师级!他的才华,学识,以及流淌于片中的幽默与智慧,还有拍片时认真严谨的态度,都是现在的导演不能比的,乾隆系列以群口相声的形式,寓闲情野趣民间文化与历史科普中,加上导演个人的见解,可谓部部都是精品!君臣三人组里我最喜欢李昆的刘慵,看似憨厚,其实是个腹黑老狐狸,奸臣鄂容安的扮演者同是邵氏老戏骨姜南,说得一口地道的京片子,方言也是成为乾隆系列的亮点之一,还记得下江南里那个一口苏北腔骂了无数遍“婊子养的乾隆”的茶馆伙伴么……?噗哈哈哈哈~~~刘永的乾隆,既有帝王的贵族气质,又有那么一股子不着调的纨绔感,走出来就是一翩翩浊世佳子,最意外地发现郑板桥竟然是岳华演的,吼吼,郑板桥形容自己“老且丑”,可我肿么觉得华叔好帅啊。

2. 戏说乾隆 程淮秀与皇帝最后怎么结局的

一、结局:

她没有随乾隆入宫,而是选择了一个生她养她的地方。而后乾隆离开江南,大家送行,唯有淮秀没有出现,她默默地在一个地方目送乾隆的离开,最后终于四目相对,那份不舍!乾隆回到京师,因为想念淮秀上朝的时候差点三四次叫出了她的名字,而淮秀在江南也是思念不已,终于抑制不住,去京城找乾隆,然后相处一日,乾隆说“你来了,我很感激你,因为我也 想你”,他想把淮秀留下来,她说她见到的四爷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四爷,淮秀说“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乾隆问“你有萧郎吗?”回答“盐帮!”之后乾隆跑到大街上去找她,嘶声力竭地喊着她的名字,希望她留下 来,淮秀躲起来了,默默地留下眼泪,离开了。

二、两人简介:

1、乾隆是中国清代年号,起止时间为公元1736年至1795年。帝王为清高宗纯皇帝爱新觉罗·弘历 出生于康熙 五十年八月十三日,也就是公元1711年8月13日 (1711—1799年),雍正皇帝第四个儿子,一七九九年乾隆皇帝在睡觉梦中离开人世,享年八十九岁。

2、程淮秀是1991年中港台三地合作首部大型清宫剧《戏说乾隆》江南除恶单元的女主角,身为帮主,形象飒爽英姿。是一位侠肝义胆,豪气干云,实乃女中豪杰,尘世间的奇女子。由中国著名实力港星赵雅芝出演。

三、《戏说乾隆》简介:

《戏说乾隆》该剧通过乾隆的三次微服出巡,描述了在探访民情的过程中,皇帝邂逅三位民间女子的爱情传奇故事。

1991年5月15日,该剧在台湾中视首播。1993年,该剧获得第11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合拍片奖。作为中国第一部戏说历史的古装剧,该剧被收入《中国电视剧发展历程》教科书。

3. 戏说乾隆结局

戏说乾隆>;全剧42集,每14集分成一部,共三部。

三个内容不同的故事,三个性格迥异的女主角,三个不同的开始,三条不同的主线,而三个结局却出人的相似,都是有情人终难成眷属。这三个结局是不完美的,是悲的。

第一部《江南除霸》 荡气回肠

说到第一部的结局,我认为应该从第十三集乾隆身份暴露的那段开始,索拉旺就地擒获,被贬为庶民交由盐漕两帮处置,江南除霸,乾隆下江南的目的已经完成,所以他得走了。

江南有这段分别,透着一丝淡淡地遗憾。“东飞劳伯,西飞燕”“宫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两句诗词,点明了两人必分离的结局,而淮秀的那段“皇上留个知己在江湖,以后皇上南下,淮秀北上,有缘再见的话,四爷仍然是淮秀的四爷,淮秀仍然是四爷的淮秀。”乾隆回京后,大殿上忘情地“淮…淮…”,练功时心照不宣地“嘿…嘿…”处处都又在预示的二人的情缘并未就此了结。

果不其然,淮秀进京了,去找那个她日思夜想的四爷去了。大殿上乾隆从吃惊、意外到开怀大笑、深情相望,故事到这里给人一种失而复得的快乐,可是它并未就此结束,寝宫缠绵之后,淮秀恍然大悟。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眼前的人已不再是江南的那个她所钟情的四爷了,他是皇上,她和自己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所以她说:这趟进京我来错了,我找不到我要找的那个人;皇上你生于宫殿,长于宫殿,从宫殿出来,最后回到宫殿里。而淮秀呢?生于草莽,长于草莽,从草莽出来,自然回到草莽里去。所以她走了,回江南去了。

此时的乾隆,他内心是很不舍的,他不想淮秀离开他,所以他再次离开紫禁城,到京城的街头,到天宝盐站去找淮秀。当他听到淮秀回去的消息,他失落,他无助,但他没忘自己江南盐帮仁义大哥的身份,在杀手出现找程淮秀报仇的时候,他义无反顾地替她挡了。

忽然,他听到“我程淮秀在这里!”他欣喜惹狂,他心中又重燃起了希望,他追过去,可是淮秀有意躲他,他找不到她了。

这时全剧最感人的一刻出现了——他,爱新觉罗弘历;他,乾隆,大清皇朝的第四个皇帝。抛开天子的身份,在京城闹市街头,他“淮秀,淮秀”狂喊狂奔着,这一刻他已不是皇上,他只是个男人,一个即将失去爱侣的男人。

城楼下,乾隆驻足嘶喊,城楼上,淮秀倚柱泪流…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乾隆痴痴地站在路中央,眼角泛着泪光,最后他笑了笑,透着丝酸楚,他似乎是在轻笑自己刚才的失态,又似乎在告诉自己,他与淮秀只能是相望于江湖了。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