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正文

高官与风水故事

1. 高官与风水

风水分时间、形势二种。

时间就是宇宙星的合运当令,形势就是当令的地方有合运的山水。风水以形为体,理气为用。

形势方面,有官星峰,每间屋宇或每座坟墓在穴上都能找到一个官星方,但这个方位一定要有高峰立起或高楼立起才有官星。 但这官星什么时候出官、什么人做官、能做多大的官呢?就要细观玄空星运了。

什么星运占据了官星山峰这个位,就什么时候出官;谁人能占到这官星的作用力,这个人就能够旺官。但能当多大的官就要另看这屋宅的卦运合到什么星盘了。

上等催官阴阳宅是山盘合十,官星层层被生入,通根有气,地运长久,超过六十年以上方为上等催官阴阳宅。 二等催官阴阳宅,山水合旺卦星运,官星并得生旺,但地运不长,只有四十年以上六十以下旺星。

三等催官阴阳宅是官星生旺,并能相生,但地运只有三十年以上四十年以下。四等催官阴阳宅是官星方位有峰并得旺运飞星到,但不能生入和比旺,或有相克。

这种官星当官不大,总大些亦为官辛苦。

2. 政界高官的励志故事

《了凡四训》,种德立命、修身治世类书籍。

作者为明代袁了凡,作于六十九岁,原本为教训自己的儿子,故取名《训子文》;其后为启迪世人,遂改今名,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改变命运的过程。命中本无功名长寿却得功名长寿,命中无子,却得两子,书电影版和电视剧版都有,网上皆可搜到,,只有善恶可以突破命运,做每件事时的善恶,善增加,恶减少,善即使暂时吃亏,整个命运的福气是增加的,而且增加的多很多,恶正好相反。

能控制住每件事做到善就不是凡人,就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了,当然这是需要慢慢练的。所谓修心改命就是修这个,人越善运气会越好,极善之人命运束缚不住。

3. 许石林:官员为何信风水

许石林 文史学者,现居深圳。

唐朝李吉甫为相,当时的政事堂有一张床榻,放在一个显然的位置,放了很久了,没有人动它。在李吉甫之前的很多任宰相任上,这个床榻就放在那里,没有动过。

没有人动它,它就变得很神秘。李吉甫见了,说这个东西很久没有打扫过了吧?看上去很脏,下面积累了很多垃圾,怎么没有人管这事儿?叫负责内务的来回话!内务主管官员来了,看见李相爷不高兴,他却并不慌张,从容回话:回相爷,这个床榻不能动,这是历任宰相的忌讳。

李吉甫更不高兴了,问:这是什么忌讳?旁边有官员插话:丞相,此床榻的位置、朝向,有风水之说,丝毫不能动,关乎宰相的福祸。所以,内务从来不敢动一丝一毫,甚至不敢打扫卫生,怕不小心有丝毫的移位,对当朝宰相不利。

李吉甫哈哈大笑:什么于宰相不利!“岂有一床而能制宰相祸福者?”听我的,把这东西挪一挪,打扫一下,你看看下面都脏成什么样子了。官员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同意,也不敢说不同意,就是沉默。

李吉甫说:风水之说,自来有之。床榻都脏成这样,还不挪动打扫,才是风水不好哩。

我是宰相,出了事儿与你们各位无关。于是,内务部门很快就打扫了一下房子,将那个风水床榻搬了出去,重新收拾干净,而那个床榻曾经呆的地方,居然打扫出了几车垃圾,基本上,床榻下面都让垃圾塞实了。

清理了那个风水床榻位,李吉甫一点事儿也没有。他这个举动,给天下的官员做了样子,那些迷信风水的官员都不敢明目张胆地讲究风水了。

自古以来,贪官最讲究风水了,他们以贪心非分而崇信佛道,实属大恶。其贪淫无度,搜民刮脂,致死人命犹未知足,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民间疾苦无动于衷,荒政渎职不惭于内,而对于放生、建庙、烧香、拜佛这种事,慷慨贡献不绝。

这哪里是真的崇佛信道?这是贿赂收买佛道。宋朝的良相富弼退休后,在老家洛阳没事干,研究佛学,纯属个人兴趣,消遣而已。

这个事儿被远在陕西蓝田的年轻书生吕大临知道了,吕大临给德高望重的富弼写了一封信,谴责老丞相:自古以来,像您这样有德行的老干部,在任上为国辛劳,退休后就应该以圣贤的道义教化乡里,那些避世之士玩的东西,您搞这个不合适。富弼看了信,诚恳地接受了这个年轻的人批评,“弼谢之”。

子不语怪力乱神,儒家言理不言数,古代读书人科举出身的官员,心中有数,口不言数,绝不可能将自己的办公室弄得像灵堂一样神神叨叨的:这儿放快转运石,那儿放个风水珠,填埋自然湖汊叠磊假山以为靠山,让高速公路改道,让市政道路拐弯,平地挖壑修桥耗费民财,这都是闻所未闻的事。所谓风水命数之说,无过道法自然。

自然之理,生生不息,简单说就是你活,也让别人活,即所谓有仁心仁政,自然符合风水命数。何谓仁心?钱穆先生有个比喻,仁者,好比果仁、花生仁等等,有仁,就有了生命的种子,就有了存他人之心。

不能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占尽了,不给别人留活路。南宋理学家陆象山有个记录:临安城的四圣观,每到六月间,倾城出动,满城官员纷纷前往祷祀。

他问:这儿的香火怎么这么热闹?那么多当官的都来烧香?有人回答说:都认为这里的神很灵。其实不过是当今朝廷赏罚不明,赏罚不明,人对自己的前途就没有信心,没有路径可循,干得好坏跟升官没有关系,加上干部没有文化,没有操守,就特别迷信鬼神风水。

陆象山对此感慨地说:“余谓政治家当言赏罚,宗教家则言凶吉。赏罚明则行善者吉,作恶者凶,天下晓然,祈祷之事自息矣。”

就是说,天下要有是非,赏罚分明,不能让人看见作恶的还升官,好干部反而被冷落甚至晾在一边,要让行善者得到奖赏,作恶的受到惩罚,这样,什么迷信、风水、大师之类,就自然没那么猖獗了。

4. 杨救平的风水故事

杨救贫就是杨公祖师爷

杨救贫又称杨公,名“益”,字“筠松”,号“救贫”。公元854年,杨公入科第,官至金紫光禄大夫,主管宫廷建筑、皇家陵园,天文观察、皇族祭祀等事宜。公元875年因黄巢起义,杨公携带皇宫风水秘籍逃离长安。后在江西赣州一带隐居收徒,传授风水之术。后人把由他传播的风水理论称之为“杨公风水”。杨公风水的核心思想是住宅、坟墓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协调性,强调自然山水的选择,以求趋吉避凶。杨公风水主要流传于江西赣州一带,后遂渐散播至全国各地及东南亚地区。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