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正文

李先念故居风水

1. 李宗仁故居的风水说

临桂区是一块风水宝地,历史上人才辈出,自唐代以来共出了5名状元、2名榜眼、291名进士。李宗仁故居位于临桂区两江镇,座落在气势雄伟的马鞍山下,旁边的崇山峻岭,宛如两条巨龙盘旋交汇于此,属二龙戏珠的风水宝地。这里阡陌交错,河流纵横,小山罗列,峻峭秀美,姿态各异。故居的选址颇有讲法,宅地正好对着靠近天马山的穴位,引进山上的泉源,可谓难得的祖荫地,实为李宗仁成名的根本原由。

浪头村距桂林市30公里,座落在风光秀丽的田园林木之间。这个村名也有点特殊,称为“木田木”,字典里没有这个字,村里老百姓说专门为他们选的,用音读便成为浪头村。李宗仁家的房子是他当上总司令盖的。建于20世纪20年代,背靠两座桂林特有的山貌——天马山脚下。

不知李宗仁当年是如何选址的,在浪头村的天马山脚下盖起这座这座宏伟的建筑。天马山像南天一柱,使人想到李宗仁在“近代中国”的支柱作用。那天马山像南天一柱耸立在平原上,不仅使人想到靠山的风水,使人想到李宗仁是怎样在“近代中国”发生其支柱作用的呢?我们试翻史册,就不难一目了然了,他也是“近代中国”这座高楼大厦中的一根主要支柱。

天马山从平地而起,形如一匹昂首嘶啸的骏马,南边有一个低矮的山头,中间形成马鞍状,头向东北方抬起。有人指点:李家人要在东北方向建功立业,“出将入相”。说来也巧,故居落成时的1928年,李宗仁沿天马山和大门所朝的东北方向,从广西一直打到山海关,威震全国,成为民族英雄。

在李宗仁故居前转来转去,有二十分钟。忽然发现,李宗仁故居南边有一山相撑,西南两面有靠山,虽向南发展有碍,但可保稳定。李宗仁终身在危险中拼打,但无性命之忧。觉得现在门前的路狭窄,车也太多,轰隆隆的响,像是县乡公路,紧挨着故居的墙通过。路垫高了,故居像是矮了。这条路,修的不是地方,按老说法有点破环风水。我觉得,临桂区在有钱的时候,应把这条路挪一挪。

2. 罗荣桓故居的故居风水

受到万千拥戴的罗氏祖居,远朝亦弯转有情,绵密拱卫。

左有锡岩,海拔740.8米的金觉峰雄峙西南,四峰山、天光山隔江北向;右为凤凰山、蓬源仙,南下照应。牛伏岭、东岗山、枫仙峰在前面约10公里处如屏如帐条形一字横亘,湘江支流洣水蜿蜒流至左后,迂回东南。

巧得九党荆山回环之势,祖居前方形成一个约5平方公里的融聚明堂,大而适度,堂外大江横朝,朝山列屏揖拱。然而,贵耀至极的罗氏祖居,有一样风水现象却非全美,令人既喜且忧。

祖居所在,地势东高西低,眼前一片开阔,万山西向,予其增添了无穷的威力,但带来的严重问题是,房前直去,无明显案山,前堂倾泻,呈现先倾后照的景象。先倾后照,一方面反映出此地前景光明,另一方面也预示其初年不利,必然经历一个转变的过程。

罗氏祖居建造时间至今已有300多年,至罗荣桓出生亦逾百年之久。与大多数名人故宅不同,罗氏祖居为迟发之地。

究其原因,迟发者,堂气不收,朝水远置,形穴懒散而不紧凑也。明堂前倾,必见财丁退败而后发。

罗荣桓祖父一生以教书为业,家有一斗谷的田地,至父亲罗国理时,经不起贫困,弃教经商,终至小康,然又破落。起落不定,家道一时难兴,其过程盖由风水所定,尤与故居明堂相关。

龙穴气魄宏大,前堂先倾后照,这在中国北方较为常见。地处中南地区的罗氏祖居,存此现象,且规模之大,实属少有。

如何认识罗氏祖居明堂广大现象,涉及风水实践的又一基本问题。风水术中,倾倒明堂、旷野明堂,是为大凶,财丁富贵均为不利,盖因局大渺茫而失控也。

但也有大龙大脉,一堂独大,颇有气势,若登高望远,近似奔腾前去,远则有情回朝,罗氏祖居位入此列。凡大结作之地,内堂中多见元辰水走,其原因很多,概由山势、地形综合作用所致,但水去不远必归大河或对面有朝应之山阻挡关拦。

故元辰直出,前汇于江河,或它山横朝,不言其凶。即使初年退败、人丁不振,但总体不改将来大富大贵趋势。

局宜聚不宜大,但大而聚的局亦为人人所喜。辨证地看待局的“大”和“聚”,正确作出抉择,是堪舆实践的一项重要任务,二者不可偏废。

大哲大贤,其明堂有时非广大不足以成事,堂局狭小局促,成就不了宏伟的事业,此时须舍小而求大。当然,这种异于常人的伟大往往是以一般意义上的宵小福禄的丧失作为代价的。

在评价明堂大小、得失时,不能依据同一标准一成不变地予以衡量和取舍。“明堂容万马,富贵传天下”,罗氏祖居的明堂正是这样。

宽广无垠的明堂,足以容纳千军万马。唯如此,祖居后方和翼侧跟进的庞大马群方队才前有去处,大军西向目标明确,用武之地充分;唯如此,祖居后靠前朝才得以连环相应,气势如虹,助主人驰骋疆场,叱咤风云。

正因如此,看似大凶的明堂,竟成为罗氏祖居奇绝于天下的风水景胜。火中取栗,犯难而为,有时既是客观条件所限,又为部分堪舆高手显露过人才华的习惯做法。

在特定地区,前人历经千百年实践,浅显之穴无存,促使后人求新立异。奇形怪穴的无穷魅力和挑战性,吸引人们去不断探索和实践。

而正是这种永无止境的探索,极大地丰富了堪舆的实践活动,反过来促进传统风水理论的发展。形凶实吉之地无人识鉴,众人皆弃令风水宝地得以完整保留。

明堂坦荡,是罗氏祖居的重要特点。正是前堂倾泻的凶象,使其逃过了众多风水前辈的法眼。

有这种风水特征的人,虽财丁堪虞,但胸襟开阔,胆识超人。因此,与大凶相对应,成其为大地者,出人必目光远大,作为非比常人。

现实中的罗荣桓,从小就不比常人。“济济多士,克广德心,桓桓以征,狄彼东南”,《诗经·颂》“泮水”篇中的一句话,成了罗荣桓名字的来历和一生的写照。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