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正文

玄空风水李己庚

1. 李己庚在风水学上与清末玄空风水大师沈竹楠有怎样的渊源

李己庚1966年出生于广西北流易学世家,祖籍是广东梅州,是客家人。

他的祖父李国 榕先生曾拜清末著名风水明师沈竹初先生为师得沈公真传,在清末年间搬迁到广西北流 从事医、星、卜、相行业。由于自幼受祖父的影响,李己庚在命理、风水、相法等术数方面具有 不小的成就,对易学术数有许多独到的见解。

长期以来,李己庚在进行风水实践的同时著书 立说,作品有《玄学风水讲义》、《玄学风水精选》、《现代择日之门》、《八运玄学精断》、《寻龙 点穴秘法》、《旺财与玄学风水布局》、《 命理预测之断解》、《命理教材讲义》等。

2. 林国雄的《玄空飞星风水》里面,都是以门为向的,这样对不对

那是不对的。

房子归房子,门归门,这两者是分开的,在农村的房子,绝大部份,房跟门的向是一样的。但在城市楼盘里,门跟房的位置往往是不一样的。

玄空飞星里,应以房子的座向为向的,不可以门的向为向。如两者不分,徒有虚名,那大师的书,我看了一眼就不想看了,用一名话来说就是歪门邪道,胡说八道。

如在加一句,那就是故作神秘,骗人骗世。玄空风水,今人都以《沈氏玄空学》正道,从学者的,也无不出这家,林国雄大师也是如此,可惜,他们仅一知半解,来来回回就是向和门,并无其它,然到关键,又故作神秘,欲说不说。

3. 什么是“父母三般卦”很重要的玄空要点、有兴趣进来看

什么是“父母三般卦”很重要的玄空要点、有兴趣进来看![/post]《天玉经》是杨公风水术理气的专著。问世以来,不知有多少文人对这部经文做过解释或疏注。这部经书的注解版本有十数种之多,多数都是用卦理进行解释的。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凡不是用三合理论去解释《天玉经》的,都存在跳行解释的现象,不能全面解释所有的句子。对解释不出的句子甚至用“此句犯实意晦,可删”来搪塞,令人感到可笑。还有的人在经文中塞进自己的私货,《天玉经》全文都是七、五语句,而有的版本中竟然出现有七字句。杨公在堪舆实际中也是不直接用八卦的,如果你到各地去验杨公及其高徒所做的古墓、古宅,肯定可以发现:杨公及其高徒用的是三合的理气方法。

风水术是易学的一个应用分支,离不开易学哲学的理论指导,杨公风水术自始至终贯穿着周易的思想光辉。

易学哲学认为,世界是从无到有,从无极到太极,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发展起来的。三是世界的一个临界点,逆而退,经太极两仪而返回到无极的混沌状态;顺而下,则生生不息而万物生发。万千世界都是由“三”产生出来的。杨公将对与人类生存、生活和繁衍生息密切相关的阴阳二宅的堪舆理论立足于“三生万物”的基点上,无疑是高瞻远瞩的。

三般卦将先后天八卦浓缩成三大卦,并非对先后天八卦理论的否定,而是在对八卦理论高度理解的基础上,对八卦基本理论的高度概括和活用。

“江东卦”即是后天八卦的震卦,“江西卦”即是后天八卦的兑卦,“南北卦”即是离卦和坎卦。 后天之离即先天之干,后天之坎即先天之坤,后天之震即先天之离,后天之兑即先天之坎。震为木,兑为水,离为火,坎为水,父母三般卦实际上就是指这四个卦的五行属性,这就是金、木、水、火“四大局”的理论来源。为什么五行只用四行?在上一讲中已经做了说明,土居中央而分布于四面八方,母随子性,杨公将其并入水局。

杨公风水术理气的理论要点就是金、木、水、火四大局,即“父母三般卦”。

“江东一卦从来吉,八神四个一;江西一卦排龙位,八神四个二;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应无差。” 江东卦包含丑、艮、寅、甲、卯、乙、辰、巽八神(八山),江西卦包括未、坤、申、庚、酉、辛、戌、干八神(八山),南北卦包括南卦的巳、丙、午、丁和北卦的亥、壬、字、子、丑八神(八山)。有的解释将属于火的巳列为江东卦,将属于水的亥列为江西卦,是不恰当的。

杨公风水术基本上不用八卦,经中提到的卦都是指“三大卦”。这就是经文中多次说到“卦”、“父母三般卦”的真正含义。如果从八卦的角度来解释《天玉经》,就难免会南辕北辙。

“八神四个一”和“八神四个二”是《天玉经》中最难解的一个谜,历史上许多人试图揭开这个谜,可是都没有真正解清楚,很多是牵强附会的。因为,杨公的经文是用隐语写成的,只有经过师承指点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江东卦”中,水局有丁丑、辛丑、甲寅、戊寅、乙卯、己卯、丙辰、壬辰八个“挨星”;火局有己丑、丙寅、丁卯、甲辰四个“挨星”;金局有壬寅、癸卯、庚辰三个“挨星”;木局有癸 丑、庚寅、辛卯、戊辰、己巳五个“挨星”。四局中有四个“挨星”的唯有一个局:只有火局有四个“挨星”。所以说“江东八神四个一”。

“江西卦”中, 水局有丁未、甲申、戊申、乙酉、己酉、丙戌、壬戌七个“挨星”;火局有己未、丙申、丁酉、甲戌、乙亥五个“挨星”;金局有乙未、壬申、癸酉、庚戌四个“挨星”;木局有癸未、庚申、辛酉、戊戌四个“挨星”。四局中,有四个“挨星”的有金局、木局二个,这就是“四个二”。所以说“江西八神四个二”。

为了师门保密的需要,杨公不直接说七十二龙,而将其叫做“挨星”。挨者,靠近、依附之意也,七十二龙是地盘二十四山的附属盘,紧临二十四山盘,称为“挨星”也是很恰当的。蒋氏将九宫飞星当成“挨星”,是不恰当、不贴切的。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