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正文

为什么官员迷信风水

1.当官的为什么大多都迷信啊

我根据你的问题,将你所谓的迷信等同于狭义的“迷信”。因为广义的迷信是指,没有理由的、没有根据的相信某一件事,无论是鬼魂还是现在的科学都叫迷信。我们就说说狭义的“迷信”。

我个人的观点是:目前社会上仍存在“迷信”,一方面是目前的科学还不够发达,不能解释一切现存的表象。另一方面科学还没能普及。

而你问当官的问什么会比一般人更“迷信”,甚至与官位成正比关系。第一、我觉得他们比我们一般人更有资本/条件“迷信”。我来解释一下,正如物资与精神的关系,只有吃饱了才能追求精神生活一样,你都没吃饱你哪有心思去追求精神上的享受。当然有的人很穷依然不忘追求思想上的至高境界,那这就正如,很多穷人也很“迷信”一样。第二、那就是内心的极度空虚。空虚来自两个方面,一是身在高处,唯恐跌落。二是 亏心事做多了,深受道德上的谴责。

其实,不止当官的迷信,当科学家走到目前科学的前沿,尽头。会发现很多问题目前的科学根本解释不通,也就会转向“迷信”。因为“迷信”、科学本身就是人类用来解释世界的工具。

仅供参考,随笔思路有点乱!

2.许石林:官员为何信风水

许石林 文史学者,现居深圳。

唐朝李吉甫为相,当时的政事堂有一张床榻,放在一个显然的位置,放了很久了,没有人动它。在李吉甫之前的很多任宰相任上,这个床榻就放在那里,没有动过。

没有人动它,它就变得很神秘。李吉甫见了,说这个东西很久没有打扫过了吧?看上去很脏,下面积累了很多垃圾,怎么没有人管这事儿?叫负责内务的来回话!内务主管官员来了,看见李相爷不高兴,他却并不慌张,从容回话:回相爷,这个床榻不能动,这是历任宰相的忌讳。

李吉甫更不高兴了,问:这是什么忌讳?旁边有官员插话:丞相,此床榻的位置、朝向,有风水之说,丝毫不能动,关乎宰相的福祸。所以,内务从来不敢动一丝一毫,甚至不敢打扫卫生,怕不小心有丝毫的移位,对当朝宰相不利。

李吉甫哈哈大笑:什么于宰相不利!“岂有一床而能制宰相祸福者?”听我的,把这东西挪一挪,打扫一下,你看看下面都脏成什么样子了。官员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同意,也不敢说不同意,就是沉默。

李吉甫说:风水之说,自来有之。床榻都脏成这样,还不挪动打扫,才是风水不好哩。

我是宰相,出了事儿与你们各位无关。于是,内务部门很快就打扫了一下房子,将那个风水床榻搬了出去,重新收拾干净,而那个床榻曾经呆的地方,居然打扫出了几车垃圾,基本上,床榻下面都让垃圾塞实了。

清理了那个风水床榻位,李吉甫一点事儿也没有。他这个举动,给天下的官员做了样子,那些迷信风水的官员都不敢明目张胆地讲究风水了。

自古以来,贪官最讲究风水了,他们以贪心非分而崇信佛道,实属大恶。其贪淫无度,搜民刮脂,致死人命犹未知足,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民间疾苦无动于衷,荒政渎职不惭于内,而对于放生、建庙、烧香、拜佛这种事,慷慨贡献不绝。

这哪里是真的崇佛信道?这是贿赂收买佛道。宋朝的良相富弼退休后,在老家洛阳没事干,研究佛学,纯属个人兴趣,消遣而已。

这个事儿被远在陕西蓝田的年轻书生吕大临知道了,吕大临给德高望重的富弼写了一封信,谴责老丞相:自古以来,像您这样有德行的老干部,在任上为国辛劳,退休后就应该以圣贤的道义教化乡里,那些避世之士玩的东西,您搞这个不合适。富弼看了信,诚恳地接受了这个年轻的人批评,“弼谢之”。

子不语怪力乱神,儒家言理不言数,古代读书人科举出身的官员,心中有数,口不言数,绝不可能将自己的办公室弄得像灵堂一样神神叨叨的:这儿放快转运石,那儿放个风水珠,填埋自然湖汊叠磊假山以为靠山,让高速公路改道,让市政道路拐弯,平地挖壑修桥耗费民财,这都是闻所未闻的事。所谓风水命数之说,无过道法自然。

自然之理,生生不息,简单说就是你活,也让别人活,即所谓有仁心仁政,自然符合风水命数。何谓仁心?钱穆先生有个比喻,仁者,好比果仁、花生仁等等,有仁,就有了生命的种子,就有了存他人之心。

不能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占尽了,不给别人留活路。南宋理学家陆象山有个记录:临安城的四圣观,每到六月间,倾城出动,满城官员纷纷前往祷祀。

他问:这儿的香火怎么这么热闹?那么多当官的都来烧香?有人回答说:都认为这里的神很灵。其实不过是当今朝廷赏罚不明,赏罚不明,人对自己的前途就没有信心,没有路径可循,干得好坏跟升官没有关系,加上干部没有文化,没有操守,就特别迷信鬼神风水。

陆象山对此感慨地说:“余谓政治家当言赏罚,宗教家则言凶吉。赏罚明则行善者吉,作恶者凶,天下晓然,祈祷之事自息矣。”

就是说,天下要有是非,赏罚分明,不能让人看见作恶的还升官,好干部反而被冷落甚至晾在一边,要让行善者得到奖赏,作恶的受到惩罚,这样,什么迷信、风水、大师之类,就自然没那么猖獗了。

3.6月3日 官员迷信风水该不该问责

官员迷信风水该不该问责?新一期《人民论坛》报道说,近年来,公共建筑中越来越多地被融入了风水因素,各地的“风水楼”不断涌现,尤其在政府建筑工程中,无所不在的“长官意志”几乎决定了任何一个细节。

不断出现在“风水宝地”上的公共建筑,绝大多数来自主政官员的“构思”。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学专家刘莘列举了一些官员迷信风水的典型案例:一:湖南副厅级官员李会刚,因一位“大师”预言他至少能够官至副省级,于是他拿了149万元奔京城去购买官位,后被查处;二、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唐见奎,因南岳衡山一小庙和尚“算准”了他升迁的几件事,从省财政拨出200万元专款,为那小庙修了条水泥大路;三、正厅级干部、原湖南省冶金集团总公司总经理邹恒春,酷爱占卜算命,最崇拜长沙开福寺的一个老尼姑,该尼姑曾“预测”他在50岁之前会遭遇一次车祸,政治上也会有一劫,2002年他被省纪委“双规”后,不是总结自己的教训,而是感叹自己命该如此。

四、全国最年轻国税局局长,河北省国税局的前局长李真,曾因一名风水大师预测他“5年内成为封疆大吏”,一高兴就给了这位风水大师8000元人民币,最后不但封疆大吏没有当成,反而成了一名死刑犯。五、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前院长贾永祥,在法院新办公大楼即将落成时,通过法院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决定,花费了3万元从澳门请来风水先生,推算“乔迁吉日”。

吉日选得倒是不错,可吉祥的殿堂并没有给这位迷信的院长带来吉祥,结果院长被关进了笼子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六、山东省泰安市原书记胡建学,因为一个大师说他“有副总理的命”,现在“只缺一座桥”,为了这个“副总理”,他忘乎所以,竟然将建设中的国道干线改变原设计图纸,让国道的走向横穿一座水库,这样在水库之上就必须要修建一座大桥。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他的政治命运没有能够穿越这座大桥,就在中间抛锚了。

大桥事件也就成了这位书记贪污腐败的历史见证。七、山西省粮食局局长高志信修建“粮神庙”事件,已经成为当代官场的一个有趣的笑柄,因为这个“粮神庙”不仅有这位局长大人的希冀能够“万古流芳”的题词题字,而且还有全国各省区的粮食厅局长们的题词题字,起码得有30多名厅局长被这位高局长拉下水,可悲不可悲啊!“粮神庙”事件再一次为我们整个社会敲起了警钟。

八、因决策建造外观状似“白宫”的豪华办公楼,原郑州市惠济区委书记冯留成因犯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被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玉昆的点评:事实证明,迷信风水的官员往往屁股手脚也不干净。

法制时报文峰:国家级贫困县河南桐柏县政府耗费巨资修建豪华“风水楼”和盘古广场。县政府请风水大师对办公楼进行风水设计,目的是提高政府形象、打通仕途,且其建筑用地并未获得审批。

称桐柏县政府的豪华“风水楼”非法占用耕地达450余亩。1.该风水建筑占有耕地450余亩,当时,政府大楼是以“山坡地”的名义上报的,至今未批,属于违法违规建筑。

2.大楼竣工后,因为县委领导听信说大楼方向不正,会影响其仕途,就一直没有搬进去。3.2005年,县委书记刘新年的一位女性朋友廖某介绍风水师虎某(此人自称曾担任陕西省咸阳市某县县长,现住四川成都,是四川某建筑集团特聘设计师、自称风水师。

因为常剃光头,留有胡子,人称大胡子)给刘新年看风水;之后,刘新年强迫城建部门将该工程给四川某建筑集团承包,虎某按所谓风水需要设计有关建筑(当地传称是虎某为刘新年书记仕途的创意)。4.政府办公大楼费用不详。

单单建广场的原报价就达3000万元。后因为刘新年要求建镇邪工程,至今已经增加到了4500多万元,而工程尚未完工。

也就是说,为刘新年仕途设计的镇邪建筑费用就有1000万多元以上。5.广场工程中,廖某以设计等名义与虎某合伙,抽取工程的20%回扣;四川某建筑公司直接给廖某50万元外,还在成都市给她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

6.最近,因为当地民众的投诉,政府部门正在让四川某建筑公司拆毁一些镇邪建筑,其中的“射妖箭”正在让人拆毁。玉昆的点评:在一些官员那里,腐败和迷信风水是互为因果地纠缠在一起,有时迷信因腐败生,有时腐败从迷信始。

为什么官员迷信风水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