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正文

北京的风水

1. 北京风水怎么解释

北京为帝君之地,古时每个朝代的著名风水师都会成为了帝王的国师,指引朝代发生和军事谋略,所以紫禁城的风水是经历了世世代代的著名风师规划和布局的,精密细腻的建筑风格与配合奥秒的风水理论都能做到天人合一。

本来过去的朝代都会顺利延续的,但过去的生产力水平低,帝王争斗细利,能附助帝王打岗山的国际最终都死于帝王的手中,就也是心复所造成的。就如明朝刘伯温隐居家乡时,一直在预测未来,至于发现,他死后预测他能平发,还将未来历代帝王的姓士全部预测出来,一直预测到民国毛泽东。

所以风水的奥妙是古人遗传给我们后人的惊世之作,是一门文化传统的精髓。所以作为华夏子孙应该好好重视风水这门学术。

天安门,天坛,紫禁城等等建筑风水都充满神秘和色彩。..天坛就如一个八卦。

具有镇煞的作用。世上以万物由无到有,便产生了太极,太极生两仪,即世上有了阴气和阳气,阳气上升,阴气下坠,两仪生四象,阳极阴生,阴极阳生,少阳,少阴,太阳,太阴,少阳代表春天,太阳代表夏天,少阴代表秋天,太阴代表冬天。

四象生八卦,伏羲先天八卦为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文天后天八卦为乾,坎,艮,震,巽,离,坤,兑。

2. 北京的风水如何

我没研究过风水,随便说说:

古代帝王讲究“面南背北”登基坐殿,要求的是背(北边)靠着山,面(南面)向着大河和平原。北京的北面是燕山山脉,南面是永定河,又面向着华北平原,正是帝王建都之地。

辽、金、元三朝建都北京一方面是风水原因,另一方面因为这些王朝都是北方游牧少数民族建立的,统治者为了有效统治中原汉民,但又距离北方草原近,所以选择了北京这个中原地区的边界建都。

明朝永乐帝迁都北京有三个原因:第一,风水原因,北京是块福地,山水相依;第二,北京是永乐帝做燕王时的大本营,有群众基础;第三,天子守国门,明朝初期元朝残余势力经常在北京附近出没,皇帝建都于此有助于有效防卫。

清朝定都北京是为了向汉民宣扬思想,证明清朝是明朝合理合法的继承者,况且距离东北很近。

事实上北京也确实是块“福地”:从来没有经历过大的自然灾害,地震、旱灾、涝灾、蝗灾都没有大规模袭击过北京。来自西北的强冷空气也能被阻止在太行山、燕山以北;南方的台风也从未越过山东。

3. 首都北京的风水真的很好吗

人人都说北京城是个“八臂哪吒城”。

人人都说只有八臂勇哪吒才能镇服得了“苦海幽州”的孽龙。北京城究竟怎么样修造的这一座“八臂哪吒城”呢?这在北京就传说下来一个民间故事。

皇帝要修一座北京城啦,就派了工部大官去修建。工部大官慌啦,赶忙奏明了皇帝,说:“北京这块地方,原来是个苦海幽州,那里的孽龙,十分厉害,臣子是降服不了的,请皇上另派军师们去吧!”皇帝一想,这话也有道理,没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上能知神,下能知鬼的“能人”,是不能修建北京城的。

当时,皇帝就问这些军师们:“你们谁能去给我修建北京城呢?”好多军师们,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不敢答话,时间长了,实在不好不答话啦,大军师刘伯温 说:“我,我去吧!”二军师姚广孝紧接着也说:“我也去!”皇帝老儿高兴啦,准是知道这两位军师是能“降龙伏虎”的了不起的人,于是就派了他们去修建北京城。就到了北京城这块地方来啦。

刘伯温、姚广孝到了北京这块地方,打下了公馆以后,就天天出去采看地形,琢磨怎么修建让孽龙捣不了乱的北京城。大军师刘伯温是看不起姚广孝的,二军师姚广孝是也看不起刘伯温的,刘伯温说:“姚二军师,咱们分开了住吧,你住西城,我住东城,各自想各自的主意,十天以后见面,然后坐在一起,脊背对脊背坐着,各人画各人的城图。

北京人都知道、都传说:“刘伯温、姚广孝脊梁对脊梁画了北京城”,画好了再对照一下,看看两个人的心思对不对头。”姚广孝明知道刘伯温是要大显才能,独夺大功的,就冷笑了一声说:“好吧,大军师说得有理,就这么办!”当下,两个军师就分开住啦。

起初两天,两个人虽然没住在一起,也没出去采看地形,可是两个人的耳朵里,都听见一句话:“照着我画,不就成了吗!”听这句话,象个孩子的声音,清清楚楚地说个没完,这是谁说话呢?怎么看不见人呢?照着你的“话”,你的“话”是什么“话”呢? 刘大军师琢磨不透,姚二军师也琢磨不透。到了第三天上,两个军师都各自出去采看地形去啦,刘大军师走到哪里,他总看见有一个穿红袄短裤子的小孩子,在他前面走,刘伯温走得快,那小孩子也走得快,刘伯温走得慢,那小孩子也走得慢,刘伯温起初也没觉出特别来,后来他也有些疑心啦,就故意停住脚步,咦!真奇怪!那小孩子也站住啦,刘伯温琢磨不透这个小孩子是干什么的。

另外,那姚二军师呢?也是碰见了这么样的一个小孩子,姚广孝也琢磨不透这个小孩子是干什么的。刘伯温、姚广孝各自回到各人公馆以后,耳朵里就又听见了那句话:“照着我画,不就成了吗!”刘伯温在东城想,姚广孝在西城也这么想:难道这个红袄短裤子的小孩,就是哪吒不成?不象啊!哪吒是八条膀臂呀!刘伯温在东城想:明天再碰见这个小孩子,我要细细瞧瞧他。

姚广孝在西城也想:明天再碰见这个小孩子,我要细细瞧瞧他。 一夜过去了,是两个人约会的第四天啦,刘伯温吃完了早饭,带了一个随从出去遛达去了,他为什么今天要带随从呢?为的是:叫随从也帮助他看看是不是哪吒。

在西城住的姚广孝,也是这个心思,也带了一个随从出去找哪吒。两个军师,虽然一个住在东城,一个住在西城,可是心思都是一样,听见的话都是一样,碰见的孩子都是一样,今天他们又都碰见那红袄短裤子的小孩子啦。

刘伯温、姚广孝今天碰见的小孩子,还穿的是红袄,还穿的是短裤子,只是红袄不是昨天那件红袄了,这件红袄很象一件荷叶边的披肩,肩膀两边有浮镶着的软绸子边,风一吹真象是有几条膀臂似的。刘伯温看了,心里一动:这不是八臂哪吒吗?赶紧往前就追,他想揪住这个小孩子,细细瞧瞧,没想到刘伯温追得快,那小孩子跑得更快,只听见一句:“照着我画,不就成了吗!”那小孩子就跑得没影没踪啦,再也瞧不见啦。

刘伯温的随从,看见军师爷在大道上飞快地跑起来,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在后面直喊:“军师爷!军师爷!您跑什么呀?”刘伯温听见了喊声,就停住了脚步,问他的随从:“你看见一个穿红袄短裤子的小孩了吗?”“没有啊!咱们走了这么半天,不就是我跟军师爷吗!一个人也没瞧见呀!”刘伯温心里明白:这一定是八臂哪吒啦。那姚广孝呢?姚广孝也碰见了这么一个小孩子,也追那个小孩子来着,也听见了那么句话,他的随从也没看见有什么人,他也明白了这一定是八臂哪吒啦。

姚广孝也回了他的西城公馆。刘伯温想:照着我画,画一定是画图的画字,不是说话的话字,八臂哪吒要我照他的样子画城图,那一定是能降服得住苦海幽州的孽龙啦,好!我看你姚广孝怎么办?我看你姚广孝画不出城图来,怎么配当军师爷!那在西城住的姚广孝,也是这么想来着:看你这个大军师,“大”字得搬搬家!在第九天上,刘伯温就通知了姚广孝:明天正午,在两城的中间,脊背对脊背画城图,请姚二军师准时到场。

姚广孝答应啦。 第十天正午啦,在城中一个大空场上,摆下两张桌子,两把椅子,椅子背对椅子背,刘伯温来啦,姚广孝也来啦,刘伯温说:“二军师朝哪面坐呢?”姚广孝说:“大军师住在东城,就朝东坐,小弟朝西坐。”

两个人落了座,有随。

4. 北京的风水好在哪里,北京风水传说有人听说过吗

北京毕竟是个大城市,很多人都向望爱去哪里旅游。

北京的风景也很好。但是随着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风水在们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大大小小的事都运用的到风水学,风水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并且在如今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文化而没有被淘汰,也就是证明着风水有着它自己的存在的意义,北京的风水好在哪里,北京是否真的有风水传说吗?接下来们来分析下:古代帝王讲究“面南背北”登基坐殿,要求的是背(北边)靠着山,面(南面)向着大河和平原。

北京的北面是燕山山脉,南面是永定河,又面向着华北平原,正是帝王建都之地。辽、金、元三朝建都北京一方面是风水原因,另一方面因为这些王朝都是北方游牧少数民族建立的,统治者为了有效统治中原汉民,但又距离北方草原近,所以选择了北京这个中原地区的边界建都。

明朝永乐帝迁都北京有三个原因:第一,风水原因,北京是块福地,山水相依;第二,北京是永乐帝做燕王时的大本营,有群众基础;第三,天子守国门,明朝初期元朝残余势力经常在北京附近出没,皇帝建都于此有助于有效防卫。清朝定都北京是为了向汉民宣扬思想,证明清朝是明朝合理合法的继承者,况且距离东北很近。

事实上北京也确实是块“福地”:从来没有经历过大的自然灾害,地震、旱灾、涝灾、蝗灾都没有大规模袭击过北京。来自西北的强冷空气也能被阻止在太行山、燕山以北;南方的台风也从未越过山东。

还没有到过北京,只是电视上看到的北京确实还不错,风水可能也很好,不然怎么那么多人都想去呢。北京旧城是条龙,靠在十三陵,头在天安门。

但是北京的地理形制非常好,北京古时叫北京湾,因为它西面有太行山脉,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看风水学的书或者百度上找找相关的资料是很不错的。

5. 浅谈北京古代建筑的龙脉风水

近年来,随着北京现代建筑的迅猛发展,维护古都风貌的问题显得日趋突出和紧迫。

我们不仅看到不少现代建筑违背了古都的文化内涵,违背了尊天敬地、天人合一的传统格局,甚至给古都风貌造成极大的损害,北京西客站、国家大剧院都是鲜明的例证。难道北京城的现代化建设要以牺牲自己的历史文脉为代价吗?如今北京之形胜,可谓地势犹在,而面貌皆非了。

近50年来,北京的生态环境更是每况愈下。中国历代都城之选址,大都以“相形取胜”等风水原则为重要依据。

形胜指山川河流、地理形势及物产优胜等自然环境。北京古城乃元、明、清各朝定都之地。

在中国,历朝选址定都,均有风水和易学论证,所谓“自古建都之地,上得天时,下得地势,中得人心,未有过此者也”。然而,自明、清以来,北京古都的风水形胜及其生态环境,已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就其自然条件而论,北京城内,据明代崇祯八年(1635年)刊印的《帝京景物略》记载:“皇城西,古木深林,春峨峨,夏幽幽,秋冬岑岑柯柯……”俨然一派古木林深、遮天蔽日之景象。当年北京周围松林稠密,道路上只可容一人骑马前行。

茂密的山林,也带来丰盛的水源。钓鱼台、玉渊潭、金鱼池等地,常年泉水涓涓,许多地方“泉从地涌,一决而通”。

如今北京之形胜,可谓地势犹在,而面貌皆非了。近50年来,北京的生态环境更是每况愈下。

先是在“大炼钢铁”和“向山河湖海要粮”等口号下,毁林烧炭、毁林开荒,就连北京植物园的名贵植物也曾一度被毁而改种粮食。接着是北京现代化建设的迅猛发展,随之而来的是林木荒疏、植被破坏、生态恶化、水面锐减。

随着大部分护城河段变为暗河,以及西直门北面的太平湖被改做地铁用地等重大举措,北京城的水体面积已经急剧缩小了。北京城的绿地面积也因各种原因而一度急剧下降。

加上北京郊区和西北省区对植被林木的严重破坏,“风沙逼近北京城”的警告已成为严酷的现实。近年来,北京夏天的气温超过了过去号称“三大火炉”的重庆、武汉和南京,恐怕与上述不适当的人为活动不无关系。

近几年,随着电力和通讯事业特别是移动电话事业的快速发展,物理污染中最为严重的电磁污染也日趋严重。面对类似的诸多问题,老人们常说“风水走了”,这未必就是迷信。

乾隆派人较量天下各大名泉的水质后发现,只有北京玉泉山和塞上伊逊两地之水水质最轻且味甘。在城市建设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首要环节就是选址和规划。

中国的城市一般是先做建筑,然后再做城圈,元大都则是历史上少有的统一规划、统一建筑、统一搬迁的都城。“辨方正位”是中国传统建筑在选择基址与规划布局上的一个重要原则。

风水理论又称作“方位理论”。北京的选址非常讲究。

北京的位置,无论是从朝阳方位看还是从正阳方位看,都是“背山、面水、向阳”。“相土尝水”也是建筑选址的一个基本原则。

民间所流传的“水土不服”,主要是就水土质量而言的。清代注重养生之道的乾隆皇帝认为,水质好的标准是“其味贵甘,其质贵轻”。

他曾命令内务府特制一银斗,以较量天下各大名泉的水质。结果发现只有北京的玉泉之水和承德木兰围场附近的伊逊之水水质最轻且味甘。

为此,乾隆还特地撰写了《御制玉泉山天下第一泉记》。明、清北京城风水格局之讲究、文化内涵之丰富,堪称中国历代京城之最。

明、清北京城在整体规划和建筑设计上,运用了易学中极为丰富的文化方位和象数义理,这些内容本身就是风水的理论基础。老北京城有不少入水口,像内城的入水口是北侧西面的积水潭水关和西直门南侧的金水河水关;紫禁城护城河俗称“筒子河”,其入水口在筒子河西北角外沿西侧偏南,系一个双孔暗道;紫禁城之内金水河(在正五行方位中西方属金,来自西方的河水称作“金水河”)的入水口为今神武门西面筒子河内沿的单孔暗道。

它们均在西北乾方即“天门”方位。北京内城水系的出水口,均设在东南巽方即“地户”方位(入通惠河)。

按照风水学的理念,水主财,水来之处谓之天门,若不见源流谓之天门开;水去之处谓之地户,若不见去处谓之地户闭。天门开,象征财源不断;地户闭,象征财用不竭。

与此相应,在建筑设计上,北京内城城墙的西北角和筒子河西北角的外沿,都缺一角。西北之天门方位缺一角,谓之“天口缺”,象征天门开。

入水口和出水口均为暗道,分别象征天门开和地户闭。当年明代迁都北京时,将元大都的北城墙往南缩回不多不少整五里,而且,为了避开水面广阔的太平湖,不惜将西北方向的城墙缺一角,其道理与筒子河西北角外沿缺一角有异曲同工之妙,两者都与入水口空间方位的安排密切相关。

中国传统文化以水象征着财富未必就是迷信,不过是吉祥话而已,而且这也不难给以科学上的解释。所谓“水主财”,是指水多之处地面上的资源丰富,民多富裕;反之,则地面上的资源匮乏,民多贫困。

以西北之天门、东南之地户分别为入水口和出水口,是因为中国的地势在整体上为西北高、东南低,如此安排,水流较顺。明北京城为了避开水面宽阔的太平湖,不惜让方正的城墙在西北部缺一角,形成“天口缺”的布局。

近年来。

6. 北京为何是个风水宝地

宋代理学大师朱熹曾对他所处时代的北京大加赞赏:“天地间好个大风 水!冀都(即今北京)山脉从云中发来,前面黄河环绕。

泰山耸左为龙,华山耸右为虎。嵩山为前案,淮南诸山为第二重案,江南五岭诸山为第三重案。

故古今建都之地,皆莫过于冀都。”北京,西周时便是燕国都城,当时叫蓟;十六国时,前燕定都在这里,又叫莉城;辽建为陪都,就是首都以外的副都,称燕京。

金国迁都在这里后,叫中都。而这里又是元、明、清三朝的首都,元朝称大都,明和清通称北京。

自 金代算起,北京建都历史长达850余年。

北京的风水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