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正文

形势派风水

1. 风水学流派的形势派

一提起形势派,人们就会想到以形势论吉凶的风水祖师管辂和郭璞。形势派偏重地理形势,主要是以龙、穴、砂、水、向来论古凶。形势派虽然分峦头派、形象派、形法派这三个小门派,但实际上这三个小门派是互相关联的,并没有完全分离。

1、峦头派。峦头表示自然界的山川形势,自然地理的峦头包括龙、砂、山。龙是指远处伸展而来的山脉;砂,是指穴场四周三百六十度范围之内的山丘;山,是指穴场外远处的山峰。

2、形象派。形象实际上是风水中一门高深的学问,因为它是把山的形势生动地看做某一种动物或其他物体。例如某个山的形状象一只狮子。有关形象的名称很多,如美女照镜、七星伴月等不胜枚举。

3、形法派。形法指的是在形象化派的基础上展开的峦头中的一些法则,主要是论述形象与穴场配合的法则。例如有一条道路与穴场对冲,在形法派中称为“一箭穿心“。

4,宋氏风水派。宋氏风水属于形势派,兼采理气之长。宋氏风水注重风水的实用性,源于鲁西南地区风水大师宋代业的风水观点,博采众家之长,自成一派,以实践、客观、尊重传统为特色。

总之看形象的,离不开山体(峦头):看山体的,也脱离不了形象和形法。在中国很多山势高崇的地方,由于其山势影响大,很多风水师都重视山势形象与峦头。

2. “形势在风水学上是指什么

所谓形,就是结穴之山的形状,形是融势聚气的关键,生气因势而行,又因形而止,形是对势的总结。

势是指龙脉发源后走向龙穴时在起伏连绵中所呈现的各种态势,与形相比较而言,形近而势远,形小而势大,故欲认其形,必先观其势。形势派以龙、穴、砂、水来论地理形势的吉凶,重视定向,俗称地理五诀。

形势派的忌讳很少,容易接受和理解,所以流传较广。形势派由江西人杨筠松、曾文遄等人创立,形势派重视龙、穴、砂、水和定向,捉龙寻脉,把地形、地势的特征形象化,以类譬喻,因形立名。

形势派的实践更加丰富,忌讳很少,容易接受和理解,流传范围比较广。形势派的理论主要与土地、山脉、河流的走向、形状和数量等自然环境有关。

唐代之后,形势派主要活跃于江西一带,对此派的主要人物和主张,清代的赵翼作过简明的概括:“后世为其术者分为二宗……一曰江西之法,肇于赣州杨筠松、曾文遄、赖大有、谢子逸辈,其为说主于形势,原其所起,既其所止,以定向位,专指龙、穴、砂、水与之相配。 ”形势派着眼于山川形胜和建筑外部自然环境的选择,主要操作方法是“相士尝水法”和“山环水抱法”。

其理论是“负阴抱阳”、“山环水抱必有气”和“觅龙、察砂、点穴、观水、取向”地理五诀。中国风水学无论形势派,还是理气派,都遵循着同样的原则:天、地、人合一原则;阴阳平衡原则;五行相生相克原则。

形势派和理气派的理论也是彼此渗透、互相融通的。学习风水要对两派的精华兼收并蓄,既要精通理气派,也要吸收形势派的精髓。

在明清时期,形势派比理气派更为流行,因为形势派所主张的理论与实践活动,具有直观外在的形状感受和一定的物质功能,而更易为人们所接受。 形势派再进一步划分,主要分为峦头派、形象派、形法派这三个门派,其中形法派侧重于对建筑山水形势的观察,因其主要活动在江西一带,故又称之为江西派。

3. 风水学的形势派(又称形法派)和理气派是何时开始分支的

风水术在其漫长的历史变革中,曾产生 过诸多流派,在《周礼》技术中就明显反映出 这种分化的端倪。

围绕建筑选址营造活动,大略有两类事 务:一是“地官司徒”辖属官员所职司,而“夏官司马”也有所兼及,主要是考察自然地理 各方面条件,进行评价,然后做出选址规划, 涉及“土会之法”、“土宜之法”、“ 土圭之 法”、“土化之法”、“土均之法”、“壬如之法” 及“形体之法”等。 二是职“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柢之礼”的“春官宗伯”辖官所负责,主 要以占星、卜筮等抉择城市、官宅、陵墓、宗 庙等建筑方位吉凶及营造时辰。

这两类事 务传承于后世,形成了风水的两大流派。在 汉代,以“形法家”与“堪舆家”分野(班固 《汉书》。

编者著);至唐宋以后,演变成形势 宗与理气宗两派。 在清代丁芮朴《风水祛惑》中是这样说 的:“风水之术,大抵不出形势、方位两家。

言形势者,今谓之峦体;言方位者,今谓之理 气。唐宋时人,各有宗派授受,自立门户,不 相通。”

由此可见,风水学的形法派和理气派 是从唐宋时期开始分支的。

4. 怎样看待中国风水学和江西形势派风水理论

上饶市周易文化研究会会长、上饶师院教授 饶组天 中国古代风水学是一门关于建筑的环境选址和布局的学问。

它的基本理念是“天人合一”和“乘生气”。“天人合一”是指人与环境要和谐,即建筑物的气场、周围环境的气场要与人的气场协调,不要相冲、相克。

要达到“天人合一”就必须“乘生气”。“生气”就是对人和生物有利、有益的气,不是过冷、过热、有毒之气。

“乘”就驾驭、利用和控制“生气”,使之不散,这就要“藏风得水”。中国风水学流派繁多,但在“天人合人”“乘生气”这基本理念上是共同的,区别主要在“乘”的技术方法上,有的偏重于以“形”为法,称“形法”派,即“形势”派;有的偏重于以“理”为法,称“理法派”,即“理气”派。

即使在技术、方法上,形势派与理气派也有许多共同的东西。中国的地理环境呈多样性,有高原地貌、平原地貌、丘陵地貌、临海地貌等,因此,“乘”生气的技术和方法也不尽相同。

我们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博采各派之长而用之。 人要生存、发展,必然要与自然界进行物质、能量的交换。

自然界的“风”,含有氧气、地气、水气,有光波、能量、超微粒子、磁场、宇宙射线等。自然界的“水”是人的生命之源,还可以吸收能量、光波、超微波,调节气温等。

“风水”可以作为环境的代名词。而风与水又是依一定的地形、地貌而存在的。

从中国的地理形势看,处于北半球,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季风气候,一般来说,建筑物理想的气场选择是坐北朝南、山环水抱、曲折有情之地。中国古代的聚落民居、皇城宫殿、庙宇寺观、阴宅陵墓的选址和布局都遵循这些风水格局。

中国风水学历经数千年的历史考验,证明是有效的,包含地理学、环境学、气象学、景观学、美学、心理学、建筑学、伦理学的合理成分,具有实践检验的科学性,可以作为现代城市、农村规划、建筑选址与布局的借鉴。但是,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条件的限制,中国古代人对人与环境的认识还处于经验与体验的阶段,基本上是描述性,概括性的,不能用现代的地球物理学,水文气象学、天文学、环境景观学和人体生命科学进行分析、论述。

中国风水著作中有些词语难懂,如“相冲”“相克”“煞”之类。不要以为这些都是“迷信”,如建筑物的大门对着交通主干道,叫“穿心煞”或“穿心箭”,容易出现车祸,不安全。

“相冲”是有“矛盾”的意思,“相克”有矛盾“对立”的意思,“煞”是“对人不利”的意思。有些神秘的东西,是现代人还未知的东西,我们要用现代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去揭开风水的神秘面纱,传承和发展我国先人的智慧。

当然,中国风水学历经数千年,受时代的局限,有些人为了某种利益编造一些迷信的东西,这的确是存在的,是糟粕,必须清除。我们不能因为有些神秘的,甚至迷信的东西就对风水学全盘否定,打入冷宫。

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推陈出新,古为今用。要先“入乎其内”,再“出乎其外”,以历史的观点和现代科技成果进行鉴别。

有些属于审美、心理、民俗方面的东西,也不能以自然科学去评判,如“镇邪物”,有体现人们追求吉祥和心理安慰作用,不能一概斥之为“迷信”。 风水界人士奉杨筠松为江西形势派(即形法派)的师祖。

杨筠松是唐代人,《四库全书》载其生平不祥,“不见史传”,但知其“地理术”(唐代未有“风水”名称)有独到的理论,为人相宅、相地,施行仁德,世称“救贫”。未见其“地理术”之著作传世,只是“口诀”密传。

学徒传承甚众,名声远播。《四库全书》所载《撼龙经》《疑龙经》《天玉经》《青囊奥语》等,均为明代人托杨筠松之名而编写的。

明王袆《王忠文集》:“择地以葬,其术则本于郭璞所著《葬书》……后世之为其术者,分为二宗,一曰宗庙之法,始于闽中,其源甚远,至宋王仍乃大行,其为说主星卦,阳山阳向,阴山阴向,不相乖错,纯取五星,八卦以定生克之理,其学浙间传之,而今用之者鲜。一曰江西之法,肇于赣人杨筠松、曾文迪及赖大有、谢世南辈尤精其学,其说主于形势,原其所起,即其所止,以定位向,专指龙穴砂水之相配,而他拘忌在所不论。

其学盛于今,大江以南无不遵之者。”细读《撼龙经》《疑龙经》等术,其主要内容符合“龙、穴、砂、水”之“形势”论述,虽不是杨筠松亲自编写的,但体现了杨筠松的“地理术”理论。

杨公之风水理论原于《葬书》的形势论。“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山即龙,“势如万马,自天而下”,“势如巨浪,重岭叠峰”,“势如降龙,水绕云从”“势如重屋,茂草乔木”均为吉地;“形如覆釜,其颠可富”,“形如植冠,永昌且欢”也为吉地。

因为气与水均随形势而始终,好的形势可“乘生气”。典型的吉地为后有靠(有靠之山),前有照(水如镜谓之照),左右有砂(环卫之小山)。

形势派选龙、砂、水的吉地点“穴”。《撼龙经》中论述了山垄落脉的形势,如“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

如人脊背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两水夹处是真龙,枝叶周回中是者”“水抱应如山来抱,水不抱兮山不到”。

这是形势派的本旨,但《。

5. 怎样看待中国风水学和江西形势派风水理论

上饶市周易文化研究会会长、上饶师院教授 饶组天 中国古代风水学是一门关于建筑的环境选址和布局的学问。

它的基本理念是“天人合一”和“乘生气”。“天人合一”是指人与环境要和谐,即建筑物的气场、周围环境的气场要与人的气场协调,不要相冲、相克。

要达到“天人合一”就必须“乘生气”。“生气”就是对人和生物有利、有益的气,不是过冷、过热、有毒之气。

“乘”就驾驭、利用和控制“生气”,使之不散,这就要“藏风得水”。中国风水学流派繁多,但在“天人合人”“乘生气”这基本理念上是共同的,区别主要在“乘”的技术方法上,有的偏重于以“形”为法,称“形法”派,即“形势”派;有的偏重于以“理”为法,称“理法派”,即“理气”派。

即使在技术、方法上,形势派与理气派也有许多共同的东西。中国的地理环境呈多样性,有高原地貌、平原地貌、丘陵地貌、临海地貌等,因此,“乘”生气的技术和方法也不尽相同。

我们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博采各派之长而用之。 人要生存、发展,必然要与自然界进行物质、能量的交换。

自然界的“风”,含有氧气、地气、水气,有光波、能量、超微粒子、磁场、宇宙射线等。自然界的“水”是人的生命之源,还可以吸收能量、光波、超微波,调节气温等。

“风水”可以作为环境的代名词。而风与水又是依一定的地形、地貌而存在的。

从中国的地理形势看,处于北半球,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季风气候,一般来说,建筑物理想的气场选择是坐北朝南、山环水抱、曲折有情之地。中国古代的聚落民居、皇城宫殿、庙宇寺观、阴宅陵墓的选址和布局都遵循这些风水格局。

中国风水学历经数千年的历史考验,证明是有效的,包含地理学、环境学、气象学、景观学、美学、心理学、建筑学、伦理学的合理成分,具有实践检验的科学性,可以作为现代城市、农村规划、建筑选址与布局的借鉴。但是,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条件的限制,中国古代人对人与环境的认识还处于经验与体验的阶段,基本上是描述性,概括性的,不能用现代的地球物理学,水文气象学、天文学、环境景观学和人体生命科学进行分析、论述。

中国风水著作中有些词语难懂,如“相冲”“相克”“煞”之类。不要以为这些都是“迷信”,如建筑物的大门对着交通主干道,叫“穿心煞”或“穿心箭”,容易出现车祸,不安全。

“相冲”是有“矛盾”的意思,“相克”有矛盾“对立”的意思,“煞”是“对人不利”的意思。有些神秘的东西,是现代人还未知的东西,我们要用现代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去揭开风水的神秘面纱,传承和发展我国先人的智慧。

当然,中国风水学历经数千年,受时代的局限,有些人为了某种利益编造一些迷信的东西,这的确是存在的,是糟粕,必须清除。我们不能因为有些神秘的,甚至迷信的东西就对风水学全盘否定,打入冷宫。

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推陈出新,古为今用。要先“入乎其内”,再“出乎其外”,以历史的观点和现代科技成果进行鉴别。

有些属于审美、心理、民俗方面的东西,也不能以自然科学去评判,如“镇邪物”,有体现人们追求吉祥和心理安慰作用,不能一概斥之为“迷信”。 风水界人士奉杨筠松为江西形势派(即形法派)的师祖。

杨筠松是唐代人,《四库全书》载其生平不祥,“不见史传”,但知其“地理术”(唐代未有“风水”名称)有独到的理论,为人相宅、相地,施行仁德,世称“救贫”。未见其“地理术”之著作传世,只是“口诀”密传。

学徒传承甚众,名声远播。《四库全书》所载《撼龙经》《疑龙经》《天玉经》《青囊奥语》等,均为明代人托杨筠松之名而编写的。

明王袆《王忠文集》:“择地以葬,其术则本于郭璞所著《葬书》……后世之为其术者,分为二宗,一曰宗庙之法,始于闽中,其源甚远,至宋王仍乃大行,其为说主星卦,阳山阳向,阴山阴向,不相乖错,纯取五星,八卦以定生克之理,其学浙间传之,而今用之者鲜。一曰江西之法,肇于赣人杨筠松、曾文迪及赖大有、谢世南辈尤精其学,其说主于形势,原其所起,即其所止,以定位向,专指龙穴砂水之相配,而他拘忌在所不论。

其学盛于今,大江以南无不遵之者。”细读《撼龙经》《疑龙经》等术,其主要内容符合“龙、穴、砂、水”之“形势”论述,虽不是杨筠松亲自编写的,但体现了杨筠松的“地理术”理论。

杨公之风水理论原于《葬书》的形势论。“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山即龙,“势如万马,自天而下”,“势如巨浪,重岭叠峰”,“势如降龙,水绕云从”“势如重屋,茂草乔木”均为吉地;“形如覆釜,其颠可富”,“形如植冠,永昌且欢”也为吉地。

因为气与水均随形势而始终,好的形势可“乘生气”。典型的吉地为后有靠(有靠之山),前有照(水如镜谓之照),左右有砂(环卫之小山)。

形势派选龙、砂、水的吉地点“穴”。《撼龙经》中论述了山垄落脉的形势,如“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

如人脊背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两水夹处是真龙,枝叶周回中是者”“水抱应如山来抱,水不抱兮山不到”。

这是形势派的本旨,但《。

6. 明清时期的形势派风水学著作有哪些

形势派在明清之际亦有大量风水著作 面世,《地理五诀》中对构成风水环境的要素 总结为5个方面,即龙、穴、砂、水,向。

形势派强调“形”,并非不讲“气”,正如 《葬经翼》中讲到的:“气者,形之微;形者,气 之著。气隐而难知,形显而易见。

经曰:地 有吉气,土随而起,化形之著于外者也。” (《解难二十四篇》、《古今图书集成》卷六百 七十,堪舆部汇考。

——编者注)也就是说, 形是气的外部表现,有形即有气。这一观点 在明清时表现较明显。

因此,形势派很注重 生气所在的“龙”,《阴阳二宅全书》卷一列有“龙说”,认为“地脉之行止起伏日龙”。叶九 升在《地理大成•山法全要》中对“龙”的解 释,是在《宅经》关于大地有机说的基础上的 发挥。

《宅经》是“以形势为身体”;《山法全 书》是以形势为龙体,龙体更近于地脉的观 念。总之,形势派很强调山体形势,因而对 砂(即主龙周围的小山)的形势也很重视。

《阳宅会心集》中强调砂也要高大有气势, “盖收气挡风落头结构全赖乎此”。由此可 知,形势派的发展与南方山区的地理条件有 关。

形势派风水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