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正文

老北京的风水

1. 北京的风水如何

我没研究过风水,随便说说:

古代帝王讲究“面南背北”登基坐殿,要求的是背(北边)靠着山,面(南面)向着大河和平原。北京的北面是燕山山脉,南面是永定河,又面向着华北平原,正是帝王建都之地。

辽、金、元三朝建都北京一方面是风水原因,另一方面因为这些王朝都是北方游牧少数民族建立的,统治者为了有效统治中原汉民,但又距离北方草原近,所以选择了北京这个中原地区的边界建都。

明朝永乐帝迁都北京有三个原因:第一,风水原因,北京是块福地,山水相依;第二,北京是永乐帝做燕王时的大本营,有群众基础;第三,天子守国门,明朝初期元朝残余势力经常在北京附近出没,皇帝建都于此有助于有效防卫。

清朝定都北京是为了向汉民宣扬思想,证明清朝是明朝合理合法的继承者,况且距离东北很近。

事实上北京也确实是块“福地”:从来没有经历过大的自然灾害,地震、旱灾、涝灾、蝗灾都没有大规模袭击过北京。来自西北的强冷空气也能被阻止在太行山、燕山以北;南方的台风也从未越过山东。

2. 北京的风水好在哪里,北京风水传说有人听说过吗

北京毕竟是个大城市,很多人都向望爱去哪里旅游。北京的风景也很好。但是随着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风水在们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大大小小的事都运用的到风水学,风水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并且在如今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文化而没有被淘汰,也就是证明着风水有着它自己的存在的意义,北京的风水好在哪里,北京是否真的有风水传说吗?接下来们来分析下:古代帝王讲究“面南背北”登基坐殿,要求的是背(北边)靠着山,面(南面)向着大河和平原。北京的北面是燕山山脉,南面是永定河,又面向着华北平原,正是帝王建都之地。

辽、金、元三朝建都北京一方面是风水原因,另一方面因为这些王朝都是北方游牧少数民族建立的,统治者为了有效统治中原汉民,但又距离北方草原近,所以选择了北京这个中原地区的边界建都。

明朝永乐帝迁都北京有三个原因:第一,风水原因,北京是块福地,山水相依;第二,北京是永乐帝做燕王时的大本营,有群众基础;第三,天子守国门,明朝初期元朝残余势力经常在北京附近出没,皇帝建都于此有助于有效防卫。清朝定都北京是为了向汉民宣扬思想,证明清朝是明朝合理合法的继承者,况且距离东北很近。

事实上北京也确实是块“福地”:从来没有经历过大的自然灾害,地震、旱灾、涝灾、蝗灾都没有大规模袭击过北京。来自西北的强冷空气也能被阻止在太行山、燕山以北;南方的台风也从未越过山东。

还没有到过北京,只是电视上看到的北京确实还不错,风水可能也很好,不然怎么那么多人都想去呢。北京旧城是条龙,靠在十三陵,头在天安门。但是北京的地理形制非常好,北京古时叫北京湾,因为它西面有太行山脉,

有时间的话可以

去看看风水学的书或者百度上找找相关的资料是很不错的!

3. 北京风水怎么样

北京有很多历史文明古迹,像故宫,圆明园这些历史建筑在修建的时候都是根据风水来排布的,就像今天,我们在位于紫禁城中轴线中心的太和殿上,仍可以看到这样一副楹联:“龙德正中天,四海雍熙符广运。

凤城回北斗,万邦和谐颂平章”。“龙德正中天”是一句风水中的语言,北京风水中提到太和殿地处龙穴,也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龙脉,龙脉被看做风水宝地,所以建城再此也是最佳的。

中国古代都城、宫殿的选址,特别注意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所谓风水能够养育一方人,好的风水在我国古代建筑史上就体现出来了。风水上认为,国都的西北要有龙脉。

所谓龙脉,简单说就是连绵起伏的青山,龙脉的中心为祖山,是王气郁积之处,以此起始,引入京城,到达宫殿背后的靠山即“主山”。 主山两翼,左以河流为青龙,右引道路为白虎。

主山之前、青龙白虎之间的最佳选点,是万物精华的“气”的凝结点,为龙穴,明堂就应坐落此处。北京之所以自古以来成为军事重镇和军事中心,这与其独特的地理形势有关,它地处华北平原与西北蒙古高原、东北辽松平原之间,西北是燕山山脉,西南是太行山脉,南面是华北平原,东面是渤海湾。

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环抱渤海湾,成为拱卫北京的屏障。这种北依山险,南控平原的形势,受到历代先哲的重视。

4. 首都北京的风水真的很好吗

人人都说北京城是个“八臂哪吒城”。

人人都说只有八臂勇哪吒才能镇服得了“苦海幽州”的孽龙。北京城究竟怎么样修造的这一座“八臂哪吒城”呢?这在北京就传说下来一个民间故事。

皇帝要修一座北京城啦,就派了工部大官去修建。工部大官慌啦,赶忙奏明了皇帝,说:“北京这块地方,原来是个苦海幽州,那里的孽龙,十分厉害,臣子是降服不了的,请皇上另派军师们去吧!”皇帝一想,这话也有道理,没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上能知神,下能知鬼的“能人”,是不能修建北京城的。

当时,皇帝就问这些军师们:“你们谁能去给我修建北京城呢?”好多军师们,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不敢答话,时间长了,实在不好不答话啦,大军师刘伯温 说:“我,我去吧!”二军师姚广孝紧接着也说:“我也去!”皇帝老儿高兴啦,准是知道这两位军师是能“降龙伏虎”的了不起的人,于是就派了他们去修建北京城。就到了北京城这块地方来啦。

刘伯温、姚广孝到了北京这块地方,打下了公馆以后,就天天出去采看地形,琢磨怎么修建让孽龙捣不了乱的北京城。大军师刘伯温是看不起姚广孝的,二军师姚广孝是也看不起刘伯温的,刘伯温说:“姚二军师,咱们分开了住吧,你住西城,我住东城,各自想各自的主意,十天以后见面,然后坐在一起,脊背对脊背坐着,各人画各人的城图。

北京人都知道、都传说:“刘伯温、姚广孝脊梁对脊梁画了北京城”,画好了再对照一下,看看两个人的心思对不对头。”姚广孝明知道刘伯温是要大显才能,独夺大功的,就冷笑了一声说:“好吧,大军师说得有理,就这么办!”当下,两个军师就分开住啦。

起初两天,两个人虽然没住在一起,也没出去采看地形,可是两个人的耳朵里,都听见一句话:“照着我画,不就成了吗!”听这句话,象个孩子的声音,清清楚楚地说个没完,这是谁说话呢?怎么看不见人呢?照着你的“话”,你的“话”是什么“话”呢? 刘大军师琢磨不透,姚二军师也琢磨不透。到了第三天上,两个军师都各自出去采看地形去啦,刘大军师走到哪里,他总看见有一个穿红袄短裤子的小孩子,在他前面走,刘伯温走得快,那小孩子也走得快,刘伯温走得慢,那小孩子也走得慢,刘伯温起初也没觉出特别来,后来他也有些疑心啦,就故意停住脚步,咦!真奇怪!那小孩子也站住啦,刘伯温琢磨不透这个小孩子是干什么的。

另外,那姚二军师呢?也是碰见了这么样的一个小孩子,姚广孝也琢磨不透这个小孩子是干什么的。刘伯温、姚广孝各自回到各人公馆以后,耳朵里就又听见了那句话:“照着我画,不就成了吗!”刘伯温在东城想,姚广孝在西城也这么想:难道这个红袄短裤子的小孩,就是哪吒不成?不象啊!哪吒是八条膀臂呀!刘伯温在东城想:明天再碰见这个小孩子,我要细细瞧瞧他。

姚广孝在西城也想:明天再碰见这个小孩子,我要细细瞧瞧他。 一夜过去了,是两个人约会的第四天啦,刘伯温吃完了早饭,带了一个随从出去遛达去了,他为什么今天要带随从呢?为的是:叫随从也帮助他看看是不是哪吒。

在西城住的姚广孝,也是这个心思,也带了一个随从出去找哪吒。两个军师,虽然一个住在东城,一个住在西城,可是心思都是一样,听见的话都是一样,碰见的孩子都是一样,今天他们又都碰见那红袄短裤子的小孩子啦。

刘伯温、姚广孝今天碰见的小孩子,还穿的是红袄,还穿的是短裤子,只是红袄不是昨天那件红袄了,这件红袄很象一件荷叶边的披肩,肩膀两边有浮镶着的软绸子边,风一吹真象是有几条膀臂似的。刘伯温看了,心里一动:这不是八臂哪吒吗?赶紧往前就追,他想揪住这个小孩子,细细瞧瞧,没想到刘伯温追得快,那小孩子跑得更快,只听见一句:“照着我画,不就成了吗!”那小孩子就跑得没影没踪啦,再也瞧不见啦。

刘伯温的随从,看见军师爷在大道上飞快地跑起来,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在后面直喊:“军师爷!军师爷!您跑什么呀?”刘伯温听见了喊声,就停住了脚步,问他的随从:“你看见一个穿红袄短裤子的小孩了吗?”“没有啊!咱们走了这么半天,不就是我跟军师爷吗!一个人也没瞧见呀!”刘伯温心里明白:这一定是八臂哪吒啦。那姚广孝呢?姚广孝也碰见了这么一个小孩子,也追那个小孩子来着,也听见了那么句话,他的随从也没看见有什么人,他也明白了这一定是八臂哪吒啦。

姚广孝也回了他的西城公馆。刘伯温想:照着我画,画一定是画图的画字,不是说话的话字,八臂哪吒要我照他的样子画城图,那一定是能降服得住苦海幽州的孽龙啦,好!我看你姚广孝怎么办?我看你姚广孝画不出城图来,怎么配当军师爷!那在西城住的姚广孝,也是这么想来着:看你这个大军师,“大”字得搬搬家!在第九天上,刘伯温就通知了姚广孝:明天正午,在两城的中间,脊背对脊背画城图,请姚二军师准时到场。

姚广孝答应啦。 第十天正午啦,在城中一个大空场上,摆下两张桌子,两把椅子,椅子背对椅子背,刘伯温来啦,姚广孝也来啦,刘伯温说:“二军师朝哪面坐呢?”姚广孝说:“大军师住在东城,就朝东坐,小弟朝西坐。”

两个人落了座,有随。

老北京的风水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