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正文

菏风水村

1. 土地整理与“挂钩”如何尊重农民的选择

近两年,成都市借助于对农村土地的全面确权、建立村民自主决策机构“村民议事会”等基础工作,开始出现以农民为主体引入社会资金、筹集启动资金、商讨补偿方案、自主使用集体建设用地的新做法,为在土地整理与“挂钩”项目中如何更好地尊重农民意愿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组成联合课题组,对成都崇州、都江堰、郫县、邛崃等地在土地整理和“挂钩”过程中尊重农民选择的案例进行了专题调研,现介绍如下。一、成都市农民自主整理集体土地的主要内容成都市的土地整理和“挂钩”工作自2006年开始,早期操作中,包括项目的立项申报、筹集前期资金、制定农户补偿方案、统一规划修建置换小区等内容,全由政府提供一揽子服务。

后来,随着土地整理和“挂钩”项目的数量进一步增多,规模进一步增大,成都市政府部门逐步意识到,在人力和资金有限的约束条件下,由政府包揽“挂钩”项目的所有工作并不能充分满足农民的多样性需求。成都开始明白,要在土地整理和增减挂钩中更好地尊重农民意愿,就得把本可由农民做的事情交给他们自己去选择。

1.全面的土地确权和村民议事会制度为农户自愿提供制度保障。从我们实地走访的都江堰柳街镇鹤鸣村、邛崃市油榨乡马岩村等在内的多个集体土地整理项目看,农民的自主自愿性特征非常明显,这主要得益于两个方面制度安排:一是对农村土地全面确权,二是村民议事会制度。

前期扎实的确权工作中发放到村民手里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有两大作用:一是作为说理的依据。政府正式签发的土地权证只要还在村民手里,就对村组干部乱来构成一定约束;二是获得公平补偿的凭证。

村民依照权证上标注的面积领取各自的补偿,既清楚又公平。此外,由村中多位有威望的老人和乡贤组成的村民议事会,为确保农民自愿又增加了一道制度保障。

议事会拥有明显独立于村组干部的自主决策权,征求村民意见、确定补偿方案、招聘施工队伍、土地权属调整、小区的维护和管理等方面都需由议事会的成员讨论通过后方可实施,这样就确保了村民的大部分合理意见得到重视。2.农民集体自行筹集前期资金。

以村为单位自主开展集体土地整理,最困难的是几千万启动资金的筹集问题,这就涉及集体建设用地抵押贷款,这方面崇州市桤泉镇群安村的探索有重要参考价值,其主要的做法是:第一,由村民代表和社会资金(成都逸凡实业有限公司)签订投资协议,承诺将节余的159.64亩指标以每亩35万元总价5587.4万元转让给社会资金;第二,由报名参加集中居住的农户以其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作价入股,成立“荷风水村”土地股份专业合作社,并在成都银行崇州支行设立帐户;第三,由土地专业合作社与崇州市国土局(确保项目合规并有相应的政策支持)、崇州市土地储备中心(防范财务风险)、成都银行崇州支行共同签定《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监管四方协议》,并追加成都逸凡实业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以此获得期限2年、利率上浮20%的项目贷款3600万元;最后,凭借3600万元的贷款和部分自有资金,群安村土地专业合作社完成土地整理并向成都逸凡实业有限公司交付指标,然后利用指标价款偿还银行贷款。为防范债务风险,崇州市政府每年还从卖地收入中拿出10%作为土地整治风险基金,并委托土地储备中心在社会资金违约时以每亩25万元的保护价收购建设用地指标,由此确保土地股份合作社及时偿还银行债务。

从群安村的探索来看,明确的指标流转收益、政府提供的财务保障、专业部门提供的政策支持是集体建设用地抵押融资成功的关键。3.农民自主讨论收入分配方案。

与全国其它大地方不同,成都的农民有不少已经开始知道集体建设用地指标价格这一重要信息,这得益于政府交由村民自主包干“生产用地指标”制度的推行。例如,都江堰市柳街镇鹤鸣村与市国土部门达成以每亩30万元包干出售用地指标的协议后,村民共同讨论并公开的资金使用方案是“项目采取每亩30万元的包干制,其中15万元用于项目立项、规划设计、地形测量、土地复垦、权属调整、农户补偿;15万用于集中小区的基础设施配套、房屋建筑立面装饰、两房及附属设施建设”。

在议事会提出初步补偿方案后,前前后后共修改了7次,村民的实际情况和利益诉求得到充分体现。在崇州和郫县的多个村庄整治中,大多也都采取政府按每亩建设用地指标15-25万的收购价,包干交由村民自主整理和分配收益的方案进行。

当然,这样做的基本前提是农村土地的全面确权和村民议事会制度所形成的民主决策氛围,没有这两条,“包干收购指标”的方式有可能带来村组干部侵犯农民利益的风险。4.农民参与集中小区的规划设计和修改。

虽然政府对每一个集中小区有统一规划,但在具体的户型选择和建筑样式上,成都的农民已经有了更多实现自己意愿的途径。例如,我们在崇州市杞泉镇群安村实地调研时看到,村民们正在商量如何修改规划方案中对二楼阳台的原有设计,他们希望能够把这些原本开放的阳台进行封闭改装,以充分利用空间作为储藏室或其它用途。

在都江堰市天。

2. 菏泽为什么那么穷

菏泽据说在战略位置上讲是一块风水宝地,几省交接,所以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连年火并是比对其经济造成影响,其二一个原因属内陆,信息乏匮,思想难以跟上时代,举例说明直说看法,没有人身攻击 啊(菏泽现在仍然有相当部分人坚持土葬,认为火葬---那还了得,接受不了)

但是几省交接处,却一直没有发展起来,其道路就有点欠妥。中央拨款,哎,你看道路指示象征性的在路旁刷漆,哈哈,路上有波澜起伏之感,乘车去菏泽或经过菏泽,你不必看窗外就知道到菏泽了--火战车也不例外啊

3. 有哪些真实的风水故事

善善恶恶风水墩故事 在枫泾镇西南出镇不远有一条黄良甫河。

江面开阔,河水湍急。离黄良甫桥东面不远,有一江心土墩露出水面,不管潮涨还潮落,土墩总是随水漂浮,既不淹没,也不升高。

据说,从前土敦与河南岸是相连的。河边不远处住着一位堪舆先生姓王叫仰天,以看风水为业。

一次,附近有一个叫张得力的死了父亲,想要到土墩旁边落葬,请他看风水。堪舆先生在土墩旁兜了三个圈子,测定这土墩水极差是块绝地,做坟后将会使家境败落,断子绝孙。

然而天机不可泄漏,所以没有做声,只是劝张得力换块地安葬。张家就另选了坟地。

然而王得天独厚生心地善良,认为今后若再有人选此地做坟的话,也会曹灾遇难的。 要想使村里的人避免这不幸,就只有自家把这块地买下来做坟地。

他想以一家断根,换来千家香火。可是此中缘由其他人并不知道。

后来张得力得知自己原先看中的土墩成了王家的坟地,认定王先生欺骗了他,心想:“那块土墩一定是风水宝地,他一定是自己为了想得到那块地,故意骗我说什么风水不好。 如果真的是风水不好,那么怎会把这地作为他家的坟地呢?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笨的人呢?”又想:“凭什么让他称心如意,这地可是我先看中的。

哼,没那么容易!” 于是第二天一早,张得力就喊上一帮人动手筑篱笆圈起地来了。这时突然雷电大作,暴雨猛下,潮水猛烈地冲击着江岸。

忽然“哗啦啦”一声巨响,堤岸坍塌,河水拐弯分流,把土墩冲到了江心,形成了一个“江心岛”。把张得力困在这个岛上,他随时有被潮水卷走的可能。

正在危急关头,堪舆王先生来到江边。毅然跳入了江心,艰难地游到江心岛,伸出一只臂膀,想把张得力救出险地。

张得力却误以为王先生和他抢这块风水宝地,死活不肯离岛。一个浪头打来,张得力渐渐沉了下去,近旁的堪舆先生也被潮水卷了进去,再也没有上来。

然后河水慢慢地退去了。 事后,乡亲们从他儿子口里得知这一切情由后,都赞颂王仰天的德行,由于他心地好,以自己的不幸救了其他人,后来这土墩绝地竟变成了风水宝地,人们称它为“风水墩”。

堪舆先生家里是子孙满堂,人畜兴旺;然而张家却穷困潦倒,没有子孙继承香火。这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清朝的祖坟风水故事 清朝,山东招远地区的一个村中,有户人家姓罗。家中祖孙三代单传,仅有几亩薄田,穷家舍业。

罗东的父亲年近七十岁了,身患疾病。 罗父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子孙能够发达,但苦无良机。

这一天,老朋友前来探望生病的罗父。罗父深知这位老友懂风水,就请求指点。

老友只是笑了笑,对于帮助指点风水的事情却避而不答。告辞的时候,罗父拄着拐杖亲自把老友送到村口。

老友很感动,便遥指着远处的一块洼地,对罗父低声地说:“看见那棵大柳树旁的洼地没有?这块洼地就是个风水宝地。 能把祖辈的灵柩葬在此地者,其子孙日后必有大成。

你身体不好,不要再送了。快回吧。”

言罢,老友拜别而去。 隔年,罗父病情加重,把罗东唤至身前,将村口大柳树下的洼地是块风水宝地的事情告诉了他。

没过几天,罗父病故。罗东按照父亲生前的嘱咐,把父亲的灵柩下葬于那棵大柳树旁的洼地处。

罗东服孝守灵,眨眼间过去了三年。在此期间,罗东曾不惜欠债,送唯一的儿子去读私塾。

儿子很聪颖又勤奋好学,乡试考得第一名。私塾先生预言:将来,此子进京赶考,必中三甲。

同村的一家大富户膝下有两个儿子,生性愚钝,乡试屡屡落败。看见罗家之子那么有出息,很是嫉妒。

后来,发觉罗东所选的葬父之地与众不同,就怀疑其中有玄机。大富户特意施重金聘请了一个风水先生来村中点拨风水。

那风水先生来到村口,一眼望见了埋葬罗父的那片洼地,他不停地点头,说:这真是块风水宝地啊! 不久,大富户主动跑到罗家,跟罗东商议,言称,看中了村口那柳树下的洼地,想在那里盖座院子。 如果罗东能移坟,他家愿以十亩良田作为交换。

罗东当然不答应。大富户又将条件提升到用二十亩良田交换那块地,罗东虽然还摇头拒绝,但心里却暗自思量:我家中已负债累累,况且儿子的乡试业已考中了,若用那块洼地换回几十亩良田,既能还上债务,又可以资助儿子进京赶考。

这可是件好事情。当大富户出价至三十亩良田时,罗东终于点头应允了。

就这样,罗东选了个吉日将父亲的坟从洼地里移出,另寻了一个地方下葬,换得了三十亩良田。那大富户等罗家的祖坟一迁走,便迫不及待的把自家的祖坟迁入了这块洼地。

不及一年,罗东的儿子正准备进京赶考,却莫名其妙的患了一场大病。 罗家不惜耗家资为子治病,最终,将那换来的三十亩良田几乎卖尽,也没有把儿子的病完全治愈。

罗东左思右想,后悔不该换出那块风水宝地。再说那大富户,虽然已把祖坟迁进了风水宝地,可两个儿子的学业仍然没有长进。

这是怎么弄的?大富户又去请教那个风水先生。 风水先生掐指一算,遗憾地说:“那棵大柳树旁的洼地下,原有一座莲花池,池中有双蟒盘绕,所以,绝对是块难得的风水宝地。

可为何出现了这些偏差呢?肯定是罗家在启坟迁移的时候,不小心挖破了地器儿,风水宝地的宝气全都散了。”大。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