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八字 正文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第2823期文化产业评论

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全球主要市场的电影院都被关闭,预计票房损失将达到百亿美元以上。绝大部分电影项目暂停制作、多数电影节取消或延期、数以百万计的从业者陷入失业状态,可以说这是电影业有史以来遭受的最大危机。而从长远来看,此次疫情还可能对全球电影业的结构造成影响,例如在线播出将成为更重要的发行渠道;在线视频平台在电影产业链中的重要性将得到提升;大量的电影公司会破产或被收购,市场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

作者| 彭侃(清华大学影视传播方向博士生,主要研究领域为电影产业 )

编辑| 范佩宏来源 | 电影艺术杂志

正文共计7328字 | 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随着其在全球不断地扩散,对各国的人民生活和经济发展都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在很多国家采取的“封城”措施影响下,全球大多数电影院都被关闭,电影项目的拍摄被迫暂停,数以百万计的电影从业者陷入失业状态,电影业成为蒙受损失最大的行业之一。所幸的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推出了很多纾困的举措,以帮助电影业渡过难关。本文通过对中国之外的世界主要电影市场的扫描,分析此次疫情对各国电影业所产生的影响以及各国的应对策略,并预判这次疫情将给国际电影业带来的长远影响。北美市场

疫情对北美市场产生的影响是渐进式的,在今年1、2月份,美国本土疫情未大暴发时,各大电影公司从维护国际市场的角度考虑,推迟了部分电影的上映,涉及迪士尼的《花木兰》《新变种人》、环球影业的《007:无暇赴死》、索尼的《比得兔2:逃跑计划》等数十部电影。此外部分在海外拍摄的电影暂停,包括在意大利拍摄的《碟中谍7》、在澳大利亚拍摄的《尚气与十戒传奇》等,汤姆·汉克斯主演的《猫王》也因其感染了新冠肺炎而不得不停拍。

3月份,美国疫情日益严峻,数十位好莱坞知名人士也被报道感染了新冠肺炎,其中编剧特伦斯·麦克纳利(Terrence McNally)以及制片人马克·布鲁姆(Mark Blum)甚至因此丧生。好莱坞不得不开始更加正视疫情带来的威胁。大部分制片厂都开始鼓励员工在家办公,并组建由生产、营销、融资和人力资源工作人员组成的战略团队综合评估疫情的潜在影响。《阿凡达2:水之道》《黑客帝国4》《侏罗纪世界3:统治》《神奇动物在哪里3》等在内的近30部电影均中断了原定的拍摄计划。从3月17日开始,AMC、Regal Cinema与Cineplex在内的北美各大连锁院线纷纷宣布将关闭旗下所有电影院,预计持续时间将达6 —12周。3月20日之后,除了少数独立影院和汽车影院之外,北美几乎所有影院都已关闭。 而各大制片厂的电影也不得不宣布延档。

影院关闭对于票房和院线行业的影响无疑是毁灭性的。根据Comscore的数据,北美第一季度的票房为18.1亿美元,较去年下降了约6亿美元,降幅达25%,而原本1、2月份较去年同期的票房表现更好。据媒体估计,目前好莱坞电影的全球票房已经损失至少70亿美元。院线公司的股价因此遭受了重创,如万达旗下的AMC院线股价到3月底,已较1月份下跌超过55%。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表1 好莱坞五大公司受疫情影响部分改档影片

在好莱坞五大公司中,迪士尼和环球影业受到的冲击无疑是最大的,因为线下主题公园是其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从1月底开始,全球六大迪士尼乐园不得不相继关闭。预估这将使迪士尼第一季度的收入减少约1.75亿美元。截至3月底,2020年迪士尼的股价累计下跌了35%。3月30日,迪士尼宣布高层集体降薪,执行董事长罗伯特·艾格放弃全部薪酬,其他副总裁以上级别的高管降薪20%—30%。之后迪士尼宣布佛罗里达州奥兰多迪士尼世界乐园的4.3万名员工将从4月19日起开始放无薪假,仅保留约200名员工从事必要的工作,以应对乐园停摆带来的巨大经济压力。基于好莱坞灵活的项目制运作模式,行业中存在大量没有固定雇佣单位的自由从业者,而他们也将因行业停摆丧失收入来源。根据美国国际戏剧舞台从业者联合会提供的数据,至少有12万的好莱坞从业者已经失业。当然,面对困局,好莱坞也采取了一些自救举措。一方面,一些好莱坞制片厂开始加速拥抱线上娱乐的模式。环球影业率先制定了新的策略,宣布三部在北美上映还没多久的新片《隐身人》《爱玛》《狩猎》,将从3月20日起提前上线视频平台。原定4月10日复活节周末公映的《魔发精灵2》如期上映,但变成了在线点播,也成为有史以来第一部网络首映的好莱坞大片。迪士尼及旗下的20世纪影业、派拉蒙、索尼也相继做出了同样的决定,将撤下影院的新片改为提前线上点播,及时止损。因疫情而取消的西南偏南电影节也与亚马逊达成了合作,为部分参展影片提供10天网络展映,免费供观众观看。而亚马逊则会给影片创作者支付一定放映费作为补偿。另一方面,一些机构和公司也慷慨解囊,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从业者。如因为疫情反而流量上涨的奈飞宣布拨款1亿美元,给为奈飞工作、受到疫情影响的员工们(包括电工、司机等)额外多付2周的周薪。其中1500万美元将用于第三方和非营利组织,为那些在制作量大的国家失业的工作人员和演员提供紧急救助。4月3日消息,奥斯卡金像奖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MPAS)公开捐赠600万美元,用于帮助受疫情影响而面临严重经济困难的电影从业者们及其家庭,以及对致力于支持电影创作者的机构提供援助。在北美影视行业颇为重要的工会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纷纷推出了援助计划,如国际戏剧舞台从业者联合会捐出了250万美元用于补助工会成员,美国影院主联合会也拿出了首批240万美元基金用于帮助受困的影院从业者。此外,美国多个行业工会也发挥游说力量,联名呼吁联邦政府介入,颁布专门的举措帮助在疫情期间受到损失的艺术和娱乐业工作者。不过截至4月中旬,联邦政府尚没有推出专门针对电影等娱乐行业的纾困举措。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魔发精灵2》海报

欧洲市场欧洲主要的电影市场也大多是此次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因此也陆续进入到了影院关闭、影视项目停工的状态。在疫情最严重的欧洲国家——意大利,从3月8日起,开始启动“封城”举措应对疫情扩散,全国总计1200多家影院因此关闭,所有的影片也暂停拍摄。而在“封城”之前,影院票房就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3月首周末两天,意大利的票房已降至50万美元,较前一周下跌79%。

欧洲国家中感染人数仅次于意大利的西班牙3月14日宣布“封城”,关闭了影院等娱乐场所,根据西班牙电影联合会主席比拉尔·贝尼托3月底给出的数据,疫情给西班牙影视行业已经造成了1.65亿—2.2亿美元的损失。

在电影工业更发达的法国,损失将更加严重。根据法国电影中心公布的数据,法国总计有2000家影院、6000块左右的银幕,但法国第一季度的票房降至23年以来最低,主要是因为从3月15日起法国的影院全部关闭,3月份的票房仅有595万美元,相较去年三月份的1344万美元下降了55.5%。

为了帮助片方降低损失,法国电影中心临时取消了原来要求电影在影院上映4个月后才能进入点播渠道的规定,而允许电影直接线上播出。 原定于5月份举办的戛纳电视节也被迫推迟。主办方决定于6月22—26日在线举办虚拟的电影交易市场,为全球买家提供市场交易服务。

在英国,3月20日,政府宣布关闭全国所有的影院、酒吧等娱乐场所。但在此之前,包括Oden、Cineworld等大型院线已主动关闭了影院。

正在英国制作的迪士尼的《小美人鱼》、奈飞剧集《猎魔人》等影视作品都陷入停摆状态。根据英国广播、娱乐、传播和影院联合会的估计,大约有5万名的娱乐行业自由职业者因为疫情失去了工作,调查显示其中有70%左右的人会受到较大影响。

德国的疫情控制较为出色,因此其影视行业没有受到像欧洲其他国家那么大的影响。2月底,柏林电影节仍然如期举行。但为了预防疫情的扩散,3月16日起,德国仍然关闭了所有的影院。根据德国电影联合会4月2号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这次疫情大约会造成德国8万名影视从业者中的36%,即3万名左右从业者暂时失去工作,经济损失高达6.1亿美元。

其他欧洲国家的影视产业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3月19日,俄罗斯电影院的上座率与上一个周末相比下降了43%,票房下降了47%。3月24日开始,俄罗斯政府宣布全国所有电影院都将关闭。 波兰、挪威、丹麦、希腊等国也关闭了全部影院,乌克兰首都基辅和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也宣布关闭电影院,罗马尼亚和爱尔兰则要求影院每场人数不能超过100人。但是在欧洲比较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下,影视从业者的生计相对有保障。因为政府会帮助企业承担因疫情而无法上班的员工的部分工资,其中德国的上限是67%,西班牙70%,意大利80%,英国80%,法国84%。而一些大型公司更会补足政府补贴之外的员工工资差额部分。 此外,如表2所示,欧洲各国的电影行业管理部门或行业协会等,也采取了一些针对性的举措,包括直接的资助、税收补贴、提供紧急贷款等。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表2 欧洲部分国家救助电影行业的相关举措

亚太市场亚洲最早暴发疫情,其影视行业也最早遭受冲击。在韩国,从2月底开始,包括《电话》《1/2的魔法》以及黑白版《寄生虫》等在内的电影纷纷撤档,同时包括《交涉》《绑架》等在内的韩国电影拍摄计划搁浅,部分影院开始关闭,票房应声下跌。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的数据显示,3月份的观影人次掉落至自2004年以来最低,只有183万人次去影院观影,远低于去年3月份的1470万。

日本起初并没有要求影院关闭,但部分影院从2月底开始主动关闭,《哆啦A梦:大雄的新恐龙》《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子弹》《蜡笔小新:激战!涂鸦王国和约四勇士》等影片被推迟上映,日本1、2月份的票房为1.26亿美元,较去年下降了41%,3月份的票房更较去年下降了70%。而4月首个周末的票房则较去年下滑了90%。4月6日,因为疫情的反弹,日本宣布东京都、神奈川县、大阪府等七地进入“紧急状态”,这些占全国票房比例较高地区的所有影院都被要求停止营业,总计接近1500块银幕。而在未进入“紧急状态”的其他地区,也因为客源明显减少,更多影院已主动选择停业。4月17日,“紧急状态”适用范围扩展至全国,持续时间至5月6日,对影业的影响显然将更加严重。

泰国从3月18日起关闭了人群密集的曼谷及周边地区的影院。其他东南亚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柬埔寨、菲律宾、越南、缅甸等也相继关闭了影院。3月底,随着新加坡出现第二轮疫情,开始加强对线下娱乐业的管控,宣布自3月27日开始关闭国内所有影院。随着疫情升温,在“佛系”抗疫的印度,电影界也受到影响。3月份,印度各地方邦相继关闭了各自地区的电影院,印度电影从业人员联合会等几大主要电影协会宣布,从3月19日开始暂停在印度所有电影、电视和网络节目的拍摄,也取消各种影视颁奖和采访等相关活动。而随着人们更多地进行居家娱乐,印度本土的视频网站Zee5的观看量上涨了15%。

在澳大利亚,原定6月举办的悉尼电影节被取消,澳洲第五大院线Palace Cinemas从3月19起关闭了旗下的20家影院,3月23日,在政府要求下,澳大利亚的所有影院关闭。而据澳大利亚银幕制片人协会(Screen Producers Australia)统计,有至少60个影视项目因为疫情而停止,有大约2万名员工因此失业,由于项目延期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至少达到1.95亿美元。

面对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一些影视行业较为发达的亚太国家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主要通过行业组织向政府呼吁取得援助。3月底,韩国制片人工会和导演工会等行业组织向政府发出公开信,要求得到紧急援助。4月初,韩国政府公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免除占票房总额3%的国家电影发展基金。此外,韩国政府还决定选取20部在2、3月撤档的电影,对发行公司进行补贴;选取20部在疫情暴发后暂停拍摄的电影,对制作公司进行补贴。韩国政府还将为400名因疫情而失业的电影行业从业者提供职业培训。但针对这些措施,韩国电影行业协会表示不过是“杯水车薪”。

在日本,日本业界明星呼吁政府为中小影院提供帮助,从4月6日开始,业界进行了“拯救小影院”的活动,得到很多电影人的赞同和支持,包括是枝裕和、白石和弥、诹访敦彦、荒井晴彦等导演均联名参加。索尼集团宣布设立一项总额高达1亿美元的专项救助基金,向娱乐产业从业者、从事一线医疗急救的个人、远程儿童教育工作者三类人群提供帮助。

澳大利亚的影视主管部门宣布其将把资助影片开发的基金总额提高130%,并且加速对申请资助的项目进行审批。一些地方电影机构如南澳大利亚电影机构宣布将资助那些对影视从业者提供培训的项目,并鼓励高校为影视从业者提供更多的客座教师机会。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哆啦A梦:大雄的新恐龙》海报

疫情对国际电影业的长远影响截至4月中旬,全球疫情走势仍不明朗,大部分国家影院重新开门的时间还不确定。2019年,全球电影票房的总额为425亿美元,而2020年第一季度的票房相较过去三年的平均数已经下跌了47亿美元。有研究机构估计新冠疫情给电影票房至少带来100亿美元的损失,而因为影视项目停摆所带来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在电影120多年的发展史中,目前所遭遇的困境可谓史无前例,即便是在世界大战期间,也没有如此多国家同时停止电影院的经营。电影业可谓是在此次疫情影响下损失最为严重的产业之一,虽然产值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所占比例不高,但电影业却是一个对其他行业有拉动作用、高附加值的“火车头”产业,并且对社会文化有重要的影响。因此帮助电影业应对疫情、渡过难关也具有重要的经济和社会意义,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国家出台了专门针对电影产业救助政策的原因,但目前的扶持仍远不能覆盖电影业的损失。从长远来看,此次疫情带给电影业的不只是暂时性的损失,可能还会有结构性的影响。首先,本次疫情或将进一步提升在线点播在电影产业链中的重要性。随着视频网站的崛起,在过去几年间,电影的传统发行渠道与视频网站围绕发行间隔期的博弈始终在进行,尽管电影院线、音像发行商等极力反对,从电影影院上映到提供在线点播之间的间隔期仍然在不断缩短。根据美国影院业主联合会的数据,好莱坞电影的这一间隔期已经从2016年的93天下降到了2019年的81天。

随着观众媒介消费习惯的变迁,他们对使用移动设备观看电影的接受度越来越高。根据美国电影协会的数据,2019年电影的数字化消费到了487亿美元,首次超过了422亿美元的电影票房。而物理介质的消费进一步萎缩,从2018年的124亿美元下降至101亿美元。在线视频服务的用户数2019年增长了8.64亿,较2018年增长了28%。而在本次疫情期间,被迫居家生活的大众将更多的时间花费在线上娱乐,奈飞、亚马逊等视频网站的流量剧增,在线下娱乐领域遭受巨大损失的迪士尼集团也依靠其线上平台Disney+扳回一城。上线仅5个月的Disney+在2019年4月7日宣布付费用户破5000万。4月3日在印度上线后不到一周就吸引了800万用户。为了挽回一些影院停摆带来的损失,很多片方主动打破了发行窗口期,将撤档影片提前上线点播,甚至出现了《囧妈》《魔发精灵2》等网络首映的大制作影片。可以预见,随着疫情推动更多观众养成在线观影的习惯,在线点播将成为电影发行越来越重要的窗口,给影院产业带来更大的冲击。其次,疫情会导致大量的电影公司破产或被收购,疫情结束之后,电影业可能会出现明显的整合重组的趋势。市场和资源会进一步向头部公司集中,尤其是在受影响最为严重的影院行业。有研究者回顾了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对好莱坞产生的影响,发现当年的疫情使80%—90%的美国影院关闭了2—6个月,致使大量采取“夫妻店”式经营模式的小型影院破产,但这也给以阿道夫·朱克(Adolph Zukor)为代表的好莱坞企业家提供了机会,他收购了大量的影院,形成了贯穿制作、发行和放映几大产业环节的著名玩家公司(Famous Players),这家公司在1921年变成了派拉蒙。在某种程度上,主导好莱坞20世纪20—40年代的大制片厂制度正是以西班牙流感疫情为契机发展起来的。而此次疫情可能也会给电影业产生类似的影响,一批影院会面临破产,例如在日本,已经有小型的独立影院难以为继,以至于行业发起了救援行动。疫情结束之后,近些年来原本发展便不太景气的影院行业可能会进入一个洗牌期。在此次疫情中获得逆势增长的奈飞等在线视频平台可能会在电影业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从过去不被好莱坞传统电影界所接纳,奈飞近两年一步步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例如2019年初,其出品的电影《罗马》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奈飞也得到了美国电影协会的接纳,成为与其他好莱坞大公司并立的会员。而在2020年初的疫情中,奈飞的会员和流量双双增长,截至4月16日,其市值达到了1940亿美元,超过了迪士尼的1865亿美元。它也得以有足够的底气拿出1亿美元的救助基金。疫情结束后,奈飞是否会进一步进入传统电影业的领地,例如收购那些破产的影院,甚至成立自己的院线?答案还不确定,但事实上,奈飞去年已经分别在纽约和洛杉矶买下了1家艺术影院,疫情显然给奈飞提供了收购更多影院的好时机。而对于其他的好莱坞几大公司来说,它们无疑也会进一步思考如何加强在流媒体领域的布局,毕竟属于电影在线消费的时代已然开启,而新冠肺炎疫情则进一步加速了这一变革的过程。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花木兰》海报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你对海外各国电影市场怎么看?

欢迎在留言区发表您的看法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主题搜索

朱克柯南命运如何呢

文化产业顶尖大号「文化产业评论」,是专注于文化产业全领域的新媒体平台,在业内具有广泛和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得到了全国文化产业从中央到地方,政府、企业、机构、精英从业者的高度关注与大力支持,是国家部委、地方政府、文化企业、行业机构掌握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及科学决策的重要参考。

请加主编微信号:7759813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