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八字 正文

红蝶命运如何

红蝶的故事细节扑朔迷离,直到现在依旧有一个谜团我们还没有明白。

也只能先整理一下可以确定的部分:

推演一:故乡

红蝶命运如何

推演1的文案被很多地方引用过,几乎无法找出最早的出处,但万变不离其宗,大致上都是想表达出一种“人是没有故乡的”“其实所有的故乡原本不都是异乡么?”的感觉,用在这里也许是预示着红蝶未来将会离开家乡的命运。

推演1第一部分文案用一种诗意的方式来预示故事,这还算好理解,不好理解的是结论:

红蝶命运如何

“移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一开始我想会不会是花魁道中,但是花魁道中很嗜杂,绝对不会“沉眠”般安静。然后结合地图永眠镇的鬼手猜想红蝶通灵,所以她看到的是鬼魅,是被卖到置屋的女孩的怨灵。但直接被我否定了。因为地图永眠镇的鬼手是非常有特点的,只依附在建筑物上,红蝶应该能看出来,更何况日本是一个非常尊重亡者的国度,绝对不可能会用“东西”来形容灵魂;最后,我认为,是船。

红蝶的推演中没有能明确时间,这种情况只能把时间默认为19世纪(因为其他能确定时间的推演大致都在这个范围内)。

假设船没有推测错的话,那么结合船、19世纪、外国人这三个关键线索来推测时间的话,应该是1853年左右(也就是日本黑船事件发生的时间)。

红蝶命运如何

黑船事件是指1853年美国以炮舰威逼日本打开国门的事件,日本嘉永六年(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马休·培里(也译作"佩里")和祖·阿博特等率舰队驶入江户湾浦贺海面的事件,最后双方于次年(1854年)签定《日美和亲条约》(又称《神奈川条约》)。这一件事可以说是日本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在这之前日本一只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既然美智子能遇见外国人,那么一定是在1853年之后。换一句话说美智子的童年一定有1853这一年。

在美国打开日本国门以后,英、俄、荷也相继跟上,签订了关于日本几个重要港口的条约。所以当时北海道、横滨、江户等地的港口处都可以看到往来的外国船只。我们推测这就是幼年红蝶看到的“移动的东西”。

至于红蝶身处的地点,结合“19世纪最早开放给外国人的港口”和“艺伎发源地”两个信息,大致应该在东京或周边区域(当时叫江户)。

“策划写故事和玩家反推故事的思路是不一样的,知道全部故事的人会觉得自己埋的线索一目了然,然而对于玩家来说佐证太少,可能性太多了,推演1还是一个信息非常隐昀的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解读方式,我们只是提出一种可能(就很恶心)。

姑且把时间地点确定在19世纪中的江户来梳理红蝶故事:江户城是日本的政治、经济中心,分为两个区域:上流社会居住的“山之手”,和平民居住的“下町”。

现在的日本和当时的日本的艺妓存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现代日本的艺伎的存在是为了传承文化,或者是父母想让女儿进行艺术熏陶,大部分都是有钱人。而最早的艺伎还是因为迫于生计,大部分是平民,甚至是被父母卖到置屋,是一份被看不起的工作。从这里可以佐证红蝶的出身只是平民。

推演2:

红蝶命运如何

推演2有一个问题,那便是游女和艺的区别。

艺伎装扮比较素净,腰带结打在身后。不陪客人睡觉,只陪客人聊天喝酒艺术表演者,舞蹈、乐器等是必须技能。那个最优秀的称之为头牌。

游女装扮比较艳丽,腰带结打在身前。主要工作就是陪客人睡觉,舞蹈乐器只是点缀。最出色的那个称之为花魁。

回归故事,推演文案中有不少诗词,我们可以理解为是美智子自己写的。在置屋学习的日子里,美智子培养了极好的诗词文采,乐器和舞蹈也出类拔萃。天资聪颖的她甚至被安排跟着头牌学习。这样的美智子哪怕不至于称之为天才,但也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了。

推演3:

红蝶命运如何

之后的美智子顺利成为艺伎,虽然她的装扮偏舞伎,但因为当时只有非常优秀的艺伎才可以招待外国人,所以先不用在意游戏里她和服的颜色正不正确的问题。

红蝶命运如何

在招待外国人的宴会上,美智子美丽的舞姿让来自英国的军官迈尔斯一见钟情。

推演4:

红蝶命运如何

旦那”有丈夫的意思当时的日本虽然敬畏西方人(现在日本也可以说是美国人的狗),但是对于自己国家的女性嫁给外国人还是颇有微词(即使是现在的中国也依然存在着这样的现象)。

如果美智子嫁给迈尔斯,她就没有回头路了——日本人会唾弃她,即使婚姻出了问题,也没有接纳包容她的故乡可以回去。所以她这一走,便是飞娥扑火,背井离乡。

红蝶命运如何

从这里可以看出迈尔斯的父亲不喜欢美智子,其实迈尔斯的父亲不喜欢美智子似乎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有太多可能的理由了——比如当时的欧洲人(即使直到现在)分不太清楚艺伎和妓女的区别;又或者是艺伎毕竟是一种艺术表演者,和当时对“妻子”的要求格格不入;甚至有可能是因为美智子不习惯戴帽子,当时的社会,不戴帽子的女性被认为是下贱的,偏偏,迈尔斯的家境和地位都不错,很介意女性不带帽子。从文案也可以看出美智子已经到英国,可是仍然穿和服,坚持自己故乡的传统服饰,可是从公公这个角度来看就是不识大体不入流。总之各个方面美智子都可以被拿来挑剔(事儿事儿的,贱皮子)。

既然船票已经“有些年头了”,那代表美智子在英国待的时间不是一时半会,也就是说——在公公的冷嘲热讽下,这种饱受精神虐待的日子可能她已经忍受了好几年了。

日本的传统观念是妻子要温顺谦卑,也许是为了爱情,也许是认为自己的温顺总会捂热公公的心,美智子一直默默承受着,甚至于公公在她重要的合影背后写下那种近乎辱骂的句子,她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推演6:

红蝶命运如何

迈尔斯的远行对于她来说是一次难舍难分的小别他要出门远行,我们留下了对于公公来说却是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

公公对美智子到底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推演中关于这部分的信息可以说是几乎没有,我们实在无法从文字中挖掘出信息,最后只能从游戏形象和皮肤文案上寻找蛛丝马迹。

因为红蝶般若相的侧面出现了一些裂痕,有人猜她是不是被毁容了。我们认为,毁容可能不是重点,重点是——殴打。当调整角度观察般若面具背后会发现一张支离破碎的脸,面部纵横交错好几道裂痕,同时,左眼红肿。美人相的眼睛也想是被挖了出去。

有人猜脖子后面的疤痕代表她被勒脖子了。应该不是,那个应该是“三足”,是艺伎妆容的一部分。

她并没有出生在湖景村,但是翻窗时会出现湖景村那样的水纹。

综上所述,推测,迈尔斯离家后,公公就将美智子捆绑了起来并进行了殴打面部和手部的勒痕及伤痕就是这么出现的。

红蝶命运如何

提一下帽针,既然文案特地给帽针标注了“锋利”,那代表在红蝶被害的过程中,帽针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从红蝶的外表以及文案中完全看不出来帽针做了什么。

自认为已经把美智子活活打“死”了的公公,看打得差不多了一就将她扔到了水里,毁尸灭迹。百双手被缚,失血过多,全身都是内伤和外伤,按理说,美智子的确活不下来了。然而“般若”是一种活人鬼(寄宿在活人身上的怨灵),所以既然美智子拥有的是般若而不是别的鬼怪,就代表她活下来了。

红蝶命运如何

另一边,公公处理掉了美智子后,发了一封电报给迈尔斯。迈尔斯远行是有事要办。公公不会真的是希望他立刻回来,此举只是将自己从美智子失踪这件事里摘干净罢了。

推演7:

红蝶命运如何

而“人心是无法由他人改变的”这应该是个双关语,即指迈尔斯不相信美智子与佣人私奔又指美智子明白了自己永远无法捂热公公的心。

红蝶命运如何

这个时候的迈尔斯并不相信父亲所说的“美智子和佣人私奔了”他开始在街上张贴寻人启事。

白天迈尔斯竭尽全力寻找美智子,晚上,他就累到睡得昏沉,并不知道晚上美智子的怨灵来到他的床边,眷恋地看着他的面容,徘徊不去。鬼魅只能在夜间行动,无法爱恋告诉迈尔斯她来了,她也不想让迈尔斯知道她来了,不仅仅因为自己现在半人半鬼,还有自己加今的面容是如此的丑陋。

推演8的标题是“爱恋”,推演9就变成了“怨恨”推演10又变成了“生成”(灵魂归体、恢复理性,这个状态即为“生成”)。

从真挚的爱恋,到深沉的怨恨.到恢复平静,最后三个推演情绪可谓是犹如你打排位一样大起大落落落落落到一落不起,然而文案内容近乎只字未提这三个情绪之间发生了什么,隐晦到极致。最后我们只能依据红蝶的官方文案和皮肤风格进行推测。

美智子和迈尔斯在“爱恋”中无疑还是心心相印的,一个即使是半鬼之身还是要每夜回来看看他,一个放下所有的事情专注于找她。这样的感情即使他们天人永隔,美智子也不会认为自己“失去那个人”。能让美智子觉得她真的“失去”迈尔斯了的情况似乎只有——她看到迈尔斯另娶了(《孔雀东南飞》里,焦仲卿会对刘兰芝失望,也是因为得到了刘兰芝另嫁的消息)。

按照官方文案的说法,美智子只穿过白无垢。当他们回到英国后,英国与日本截然不同的服饰引起了美智子的注意(比如帽针),她一度憧憬着洁白飘逸的婚纱然而因为公公对她的不喜,西式婚礼一拖再拖,成为了她心中的一种遗憾。

在她失踪后,迈尔斯用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来找她,公公肯定不乐意自己的儿子如此颓废。

所以,无论是在长时间的寻找中迈尔斯自己放弃了然后接受了父亲的安排也好,又或者是公公强行塞给他一个女子以便于转移他的注意力也好。总之某次美智子再次回来“徘徊君枕侧”的时候,看到了迈尔斯身边有了别的女性,不管真相是以上哪一种,反正从美智子的角度来说,她认为迈尔斯“变心”了。

这让她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之中,这种比切肤之痛更加强烈的痛苦一瞬间强化了般若的能力。般若是因怨恨和嫉妒而生的鬼怪,当负面情绪泯灭心智,宿主将会在它的影响下无法保持理性。

回过头来看推演9,似乎有多种解读方式。

第一种解读:“那只帽针,你看到了那只带血的帽针难道还不清楚我遭遇了不测吗?就算之前你不知道你父亲的所为,看到帽针以后也该清楚了。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心安理得另娶?”

第二种解读:“那只帽针在他远行时作为寄托思念的物件上他带在了身边,以便于他看看帽针就能想到我在家里等他。然而那只帽针出现在了公公手上用来加害于我,他真的和谋害我这件事没有关系吗?没有参与吗?不,怎么可能呢?”各种解读方式都有可能,但都不够完美,策划未来想怎么讲都讲得通(无奈一秒钟)。

“怨恨”到“生成”,中间发生了什么让美智子平静下来我们不得而知,从二周年演绎之星投给美智子的对话来看也许还是爱意占了上风让她放开嫉恨,灵魂归体。

总之,平静下来后放在美智子面前的路有两条——要么放下所有的爱恋、嫉妒、执念;要么永远沉沦在业火中但是自己就是靠着半鬼才“活”下来的别说这么强烈的感情她放不下,如果她放下了,半鬼被"驱散”她就真的要死了。

为了能活下去,她必须一直在“平静”和“般若”中反复煎熬(三相之身)。但这也不可能长久,她毕竟还有一半是人,只要是人,就没有不受时间影响的,再激烈的情绪也会随着时间“消逝”。于是最后她来到了庄园,这里是一个时间冻结的地方,只有在这里,她才可以保存自己......

写在最后

红蝶的发型不是标准的艺伎发型,而是一半艺伎发一半般若发,这应该也是在表明她半人半鬼,所以虽然红蝶的故事有很多不能确定的地方,但至少她还没死是能确定的。

官方给推演的方式比较随意,布局不能算是非常严谨,所以玩家很难完整重现整个故事。

未来官方想怎么讲都说得通,我们的推测也不是唯一正确的答案。到现在这个赛季,角色的故事已经可以说不只是个人的了,甚至可是说是社会,终于,阶级等。无论是求生者还是监管者他们都是南辕北辙,毫无联系。从第四个赛季开始,我们隐约感觉除了初始五人组有联系以外,其他人单纯只是被庄园分别利诱而来,互相之间可能毫无关系。具体情况只能期待佣兵、野人和魔术师的推演日记(那个打完有另一面的皮肤的故事)和出现的监管者有更多的信息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