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八字 正文

包含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的词条

1988年9月25日,北京已进入初秋。凉风带走了盛夏的炎热,也使得这座城市多了几分萧瑟。

新中国第一届妇联主席蔡畅已是疾病缠身,虚弱地躺在病床上。

床边坐着一位来自江西农村的妇女,低声抽泣着,开口叫了声“大姐……”

蔡畅努力想开口说话,但无奈此时的她已经丧失了正常说话能力。

她用尽浑身的力气挣扎着伸出双手,颤抖着要和对方握手。

当两双饱经风霜的手紧握在一起时,两个年逾七旬的老人眼睛里都充满了泪水。

这位坐在病床边与蔡畅相对而泣的赣南农妇,是她多年未见的老相识。

同时,她也是陈毅元帅早年的妻子——赖月明。她与陈毅已经54年未见。

陈毅生前曾苦苦寻找她的下落,但毫无音讯。

现在陈毅已经离世,她才来到了北京,看望重病的老友蔡畅,去陈毅纪念馆哀悼陈毅。

那么,陈毅元帅的前妻为何在他离世后,才突然出现在北京?其中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情?

一、出生贫寒参加革命

1928年,中国共产党在赣南地区,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

兴国县正是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区域,是红军活动的主要地区。打土豪、分田地如火如荼地开展。

次年,红军解放了杰村圩,并在村里成立了苏维埃政府,不断向世代生活在大山深处的老百姓宣扬新思想。

这些思想让刚刚被叔父卖到谢家作童养媳的赖月明深受触动,立即跟夫家解除了婚约。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妇女生活改善委员会旧址)

后来,政府在村里成立了妇女生活改善委员会,主要职责是解放妇女,组织妇女参加革命斗争和政权管理,改善、提高妇女的生活水平和社会地位。

平日里性格泼辣豪爽的赖月明,被村里妇女们推举为改善委员会主任。

在此后的三年时间里,赖月明配合上级组织积极动员本地广大妇女群众,参与到苏维埃政府政治工作中来。

她不断鼓励那些遭受压迫的妇女,同不公平现象作斗争。买卖婚姻、强迫婚姻、童养媳、打骂妇女等现象逐渐在当地消失。

在赖月明等人的努力下,妇女们参加苏维埃革命的热情空前高涨。

她们踊跃地参加选举,行使手中的选举权。这给苏区妇女带来了全新的生活。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瑞金列宁师范学校旧址)

由于出色的工作能力,1932年4月,蔡畅派她到刚刚成立的瑞金列宁师范学校学习。

毕业之后,她受组织委派前往少共江西省委工作。

自此之后,赖月明便到了宁都,在少共江西省委负责儿童局相关工作。

自1930年开始,蒋介石便纠集重兵对中央苏区,展开重兵“围剿”。

尚处于发展阶段的红军虽在人数和武器装备上全面落后,但是在毛泽东等人的领导下,凭借着机动灵活的战术及当地群众的配合,数次重挫敌军。

恼羞成怒的蒋介石决定,携中原大战的余威卷土重来。

他制定了“堡垒主义”战略,调集数十万大军,对中央苏区展开新一轮“围剿”。

在此期间,赖月明带领手下的儿童团站岗放哨、传递情报、协助妇女们慰劳一线战士。

除此之外,她还在每周六组织儿童团参加义务劳动,协助红军家属到农户家中做好事,帮扶困难群众。

赖月明凭借出色的工作成绩,得到了组织的多次嘉奖。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蔡畅)

当时,宁都是中央苏区的主要城镇。

那些以前在当地为非作歹无恶不作的土豪劣绅,在红军来了之后悉数都遭到了清算。

但是他们仍然不知悔改,千方百计地进行破坏活动。

一天夜里,他们趁着夜色杀害了一名儿童团的通信员。

中共中央妇女运动委员会书记蔡畅惊闻此事,立即赶到宁都。

她十分愤恨反动分子的残暴行为,并为小通信员的惨死而感到深深地痛惜。

赖月明早已在一旁,泣不成声。

自从这次事件之后,为了安全起见,蔡畅指示少共江西省委,要求他们制定更加严密的安全防范措施,以防反动分子的破坏和残害。

而其中一部分同志,则跟随她转移到了江西省委。

自此之后,赖月明便与省委的同志们住到了一起,并与和蔼可亲的蔡畅朝夕相处。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蔡畅每天都在工作之余,教她学习文化知识,跟她讲解了很多革命道路上发生的故事,每次外出工作也都带着她。

在此期间,跟着蔡畅,赖月明的文化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工作能力也提高了不少。

蔡畅在中央苏区培养的妇女干部并不多,确切地讲只有两个。其中一个,便是赖月明。

二、初识陈毅渐生情愫

对赖月明来说,在宁国的这段时间,蔡畅除了带给她工作上的帮助外,还促成了她和陈毅的姻缘。

江西军区1932年1月成立,陈毅被任命为总指挥。

之后,他率领江西军区一万多红军,开展游击战,配合主力部队取得了多次大胜。

同年8月初,陈毅刚刚从前线凯旋而归,率领全体指战员进入宁国休整,准备参加之后的战斗。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陈毅与赖月明)

苏区群众纷纷走上街头,敲锣打鼓、鸣放鞭炮迎接胜利归来的红军战士。

在组织的指示下,少共省委也组织了文艺队,编排了很多节目,准备举行一场隆重的慰问演出。

演出当晚,能歌善舞的赖月明登台献唱了多首赣南民歌。

歌声甜美动人的她,在首长陈毅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是二人第一次见面。

后来,陈毅和蔡畅谈及这场演出时,对活泼可爱的小丫头赖月明赞不绝口。

得知陈毅对赖月明印象很好后,蔡畅非常高兴,便心生撮合他俩的想法。

自从肖菊英去世后,陈毅便一直是一个人。

他对妻子的感情很深,但是作为一名红军总指挥,不可以为儿女私情所困扰,此后便将全部心思都放到了领兵作战中。

热心的蔡畅为此十分着急,对他的婚事也是颇为上心,有意帮他“物色”一个合适的姑娘。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肖菊英)

蔡畅马上找到赖月明,向她说明了此事。

赖月明参加革命已经有两年时间,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谈论婚事,十分害羞。

她心里有很多顾虑,自己只有18岁,没有什么文化,而陈毅却是首长,自己根本配不上对方。

蔡畅十分耐心地开导她,并跟她讲述了陈毅和肖菊英之间的爱情故事。

肖菊英是陈毅的第一个妻子,1931年1月中共赣西南特区区委成立,陈毅担任书记,办公机关设在兴国县城,肖菊英调任区委妇女主任。

一向开朗健谈的陈毅有段时间变得少言寡语,每天郁郁寡欢。他的情绪也影响了新婚妻子肖菊英。

有次临行前,他对自己的妻子说:“菊英,如果天亮之前我还没有回来,就有可能是出事了,你就不必再等我了。”

听了丈夫的嘱托,肖菊英的眼泪夺眶而出,然而此时的她除了目送丈夫离开,什么也做不了。

在焦急的等待中,肖菊英竟投井自尽了。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知此噩耗,陈毅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悲痛中。

送走妻子的那天夜里,他借着昏暗的油灯,整理完亡妻生前的诗文遗稿,并写下了那首催人泪下的《忆友诗》。

其中“依稀门角见玉姿,定睛知误强自支”一句,足以看出陈毅此时的悲痛与思念。

讲到这里,蔡畅和赖月明都已哭成了泪人,为陈毅和肖菊英的伉俪情深而感动,也为肖菊英的死而感到伤心。

赖月明没有想到一向开朗健谈的陈毅居然如此的深情,当即表示同意与陈毅相处。

在李富春、蔡畅夫妇的撮合下,陈毅和赖月明的感情迅速升温。

随后,蔡畅还亲自给他们选定佳期:农历九月初九。

她希望,二人能够天长地久、白头偕老。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宁国特支纪念馆)

三、短暂而珍贵的“蜜月”

快到结婚日子的一天,陈毅突然给赖月明抱来了一捆布,让她为自己添置几身新衣服。

赖月明便拿这些布,给自己做了两套夏装和两套冬装。这在当时已是相当“奢侈”的了。

这时候,蔡畅也拿来了一块绸缎布料,这可是稀罕物。

蔡畅对赖月明说:“听说赣南的姑娘结婚前总少不了提几个条件,你也提几条吧。”

蔡畅是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的,但赖月明毫不含糊,一口气提了六个条件。

其中一条,是培养她入党。

陈毅和赖月明的婚礼很简单。

当时,他们选了宁都东门附近的一家餐馆。

江西省委和苏维埃省政府的同志们都纷纷前来祝贺。结婚的开销都是陈毅和赖月明平时省吃俭用攒下来的。

二人的新房,在大路口的一座旧祠堂里。

屋子里陈设十分简单,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外,就只剩下一盏高足油灯了。

但是,自幼家贫的赖月明已经很知足了,毕竟拥有一个好丈夫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

结婚没几天,陈毅便不得不告别新婚的妻子,赶赴反“围剿”前线。

当时国民党大军来势汹汹,陈毅不断带领红军与敌军战斗。

一仗接着一仗,他根本无暇回宁都看望新婚的妻子。

身处后方的赖月明在陈毅走后,也立马投入到了儿童工作中。

除此之外,她还抽空帮助蔡畅做些妇女方面的工作。

直到次年3月底,国民党第四次“围剿”才被我军粉碎。

陈毅从前线回到家中,与阔别已久的妻子团聚。

赖月明1934年9月被组织派往石城,担任妇女部长,独立开展工作。

这个消息,是由蔡畅通知到她的。

赖月明当即表示服从组织的安排,并表示“明天就出发”。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蔡畅与邓颖超)

蔡畅却说:“你们夫妻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等陈毅同志回来再说吧!”

但是左等右等,一个月时间过去了,仍然不见丈夫回来。

一天,蔡畅通知她:“明天省里的干部要去石城,你准备一下,跟他们一块走吧,这样路上也有人照顾。”

当时石城是中央苏区的北部屏障,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是敌我双方的必争之地。

在国民党军队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中,蒋介石在北线投入了大量兵力,来势凶猛。

石城已岌岌可危,朱德、彭德怀等人火速赶到前线,部署兵力。

在随后艰苦卓绝的石城阻击战中,赖月明发挥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作用。

她在小松区负责支援前线的工作,在此期间她不断四处奔走动员,大力号召年轻人奔赴前线。

在她的努力下,不到一月的时间里,就有32名青年参加了红军。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石城阻击战纪念石雕)

为了配合前线作战,赖月明配合留在后方的老弱妇幼坚壁清野,筑夹墙隐藏粮食、封水井、藏炊具。

红军需要军鞋,她就带领妇女们彻夜不眠,赶编草鞋。

在短短十几天时间里,就为前线战士送去了一万多双草鞋。

由于敌我双方兵力悬殊,经过十几天的苦战,红军损失惨重。同年10月7日,石城沦落敌手。

赖月明跟随红军队伍,向红都转移。

一路上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此时的她却更加担心丈夫的处境。

她四处打听陈毅的消息,三天之后,才从毛泽覃口中得知,原来丈夫就住在她隔壁。

喜出望外的赖月明直奔陈毅住处,但是当她掀开门帘后,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只见陈毅的右腿缠满了绷带,用一根白带子吊着。

回过神来后,她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陈毅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四、54年后再见“蔡大姐”

石城失陷后,中央苏区已经处于国民党党军的包围之中,为了保存实力,只有长征一条路了。

陈毅刚刚接受了腿部手术,从麻药中苏醒过来。

周恩来赶来探望,并宣布了中央的决定:主力红军明日黄昏开始行动,由于他在江西斗争时间长,党内外的威望比较高,所以留下来协助项英开展游击战。

陈毅明白,在场的人不管去还是留都面临着一场生死考验。

主力部队长征后,为了保证队伍的机动性。陈毅决定,部队和家属分驻两地。

当天晚上,她回到家里,对妻子说:“我们的队伍中老弱妇幼很多,加上一万多伤员,行动缓慢,目标也太大,如果被敌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月明,你看怎么办?”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陈毅刚说完,赖月明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双腿说:“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现在你又要走。我就是不走,如果你一定要我走,就开枪打死我算了。”

陈毅将她搀扶起来,耐心地说:“为了保存更多的革命力量,也为了游击队的机动灵活,家属们一定要疏散。领导干部的家属更要带头,以实际行动说服别的同志。”

“月明,你走吧!我也一定会找你的!”陈毅接着说。

第二天清晨,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陈毅将妻子送至村口,分别前,把自己身上的四块银元塞到赖月明口袋里。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次分别竟是永别。

赖月明回到兴国老家后,赶上兴胜县委成立,被任命为妇女部长。

陈毅则带领剩余的红军部队,不断转战在湘赣边界地区。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陈毅一家)

赖月明被派往汾坑一带侦查敌情,恰巧碰见了党校的同学黄石志。

从他那里,赖月明得知陈毅的腿伤已经痊愈,这几天在井塘一带活动。

这是分别三个月以来,第一次听到丈夫的消息。

她恨不得马上见到自己心爱的丈夫,决定跟县委汇报完工作就马上去找陈毅。

但是此时的兴胜县委却遭到了严重破坏,赖月明找了三天都没有消息。

第四天,当她兴冲冲地赶到井塘时,却得知陈毅已于前一天率领红军转移了。

组织没了,丈夫也不知去向,赖月明只好回了家。

但是,她的叔父却称她为“土匪婆子”,并把她赶出了家门。

无家可归的赖月明只能四处流浪、风餐露宿,直到三个月后生父把她接回家中。

陈毅1935年7月派人给赖月明捎去了口信,传达分别半年他的思念之情。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赖月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说:“明天你带我去找他,即使是要饭也要把他找到!”

这让捎信的同志十分为难:陈毅没有指示他将赖月明带到部队。

但是他不想让赖月明失望,便随口说了一句:“那好吧。”

然而,第二天,她坐在家门口的土坪上等了整整一天也没见到昨天的那位同志来接她。

当时兴胜县委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所以她根本找不到组织。

父亲为了保护她,把她秘密嫁给了外地一户姓方人家。

同时,对外宣称她投井自尽了。

一年之后,她和再嫁的丈夫有了一个女儿。不久之后,丈夫得病死了。

为了生活,她干起了卖酒水的营生。

上有老下有小,她一个孤苦无依的妇女实在活得太累。后来有人做媒,认识了方良松。

他曾经也是一个红军战士,之后二人有了一双儿女,安稳度日。

直到1954年11月的一天,她带着儿子到村里的百货商店买东西。

她盯着柜台上的报纸,突然眼前一亮:接见外宾的共和国副总理,不就是自己当年的丈夫陈毅吗?

此时,她百感交集。

回到家中,她如实向丈夫老方坦白了自己的经历,包括与陈毅的那段短暂姻缘。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赖月明晚年)

丈夫听后十分震惊,觉得自己妻子的神经出了问题。

直到赖月明再次叙述了她曾经在苏区时的经历,并说要到北京找陈毅时,他才慢慢相信。

老方是一个老实本分的鞋匠,只想过安稳的生活。他对赖月明说:“现在我们有了儿女,你一走,我这个家就要散了,你不能走!”

此时,儿女们也跑过来,扯着她的衣衫哭着求她不要走。

为了这些可怜的孩子,赖月明选择留下来。

后来,组织终于寻找到她的下落。

赖月明从同志们口中得知:陈毅已经有了新的家庭,而且一家人过得很幸福。

于是,她便放弃了去北京找陈毅的念头。

而此前因为赖明月父亲散布的假消息,陈毅多次寻找得到的消息都是赖月明已不在人世。陈毅以为前妻已经去世了。

1972年,当赖月明从大队广播中得知陈毅逝世的消息后,当即病倒了。

她让丈夫在厅堂立了块灵牌,并焚了几炷香。

1988年9月25日命运如何

(蔡畅晚年)

她1985年给蔡畅寄了一封信,讲述了自己自1934年主力红军长征后的经历,并表示想去北京看看她。

但是,在收到对方的亲切回信后,赖月明却表示暂时不去北京了。

直到两年后,她得知蔡畅已经病危,可能不久于人世的消息,才决心要去北京。

1988年9月,首都已经转凉,赖月明在小儿子的陪同下,来到了北京。

工作人员了解到赖月明的来意后,十分为难地说:“蔡大姐病了好多年了,现在连说话都很困难,一般很少会客。”

赖月明没有灰心,又找到全国妇联,请求妇联的帮助。

工作人员对她很热情,让她留下地址,说等联系好后再通知她。

然而几天过去了,仍不见有信。赖月明对儿子说:“方斌,买好车票,明天回去!”

当他们快走出大门时,一位工作人员追了过来,急促地说:“快,快!大姐答应见你们了,我们马上送你过去。”

半个小时的相见是短暂的。正当赖月明准备起身告辞时,蔡大姐忙拉住她的手,示意照张相。

赖月明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又“唰”地流下来。

站在一旁的秘书拿着相机,见她哭得像泪人,两次想按快门,都没敢。

他说:“赖老,您笑一笑,您这么难过,我的手也在抖!”蔡大姐也握着她的手安慰她。

秘书快速地按下了快门,但赖月明还是没有笑起来。

战争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骨肉相离、夫妻分别,这些人生的悲剧曾经在很多人身上发生。

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们,要学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编辑:xixi

责编:Thalia

阅读全文